热门搜索:

赛尔号镜梦缘第二卷风卷残云(1)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赛尔号镜梦缘第二卷风卷残云(1)

作者:      时间:2012-05-28 18:15:39
赛尔号镜梦缘第二卷风卷残云(1)
赛尔号镜梦缘第二卷风卷残云_赛尔号镜梦缘_赛尔号原创小说

  楔子

 

  豪华的宫殿,金碧辉煌。

  王子的房间。

  墙面是淡淡的蓝色,地板是金色的,还有一个蓝色小床,然而,这一切,早已不复存在。

  “魔界的坏人!”弱小的托鲁克对着那崩塌的世界吼了起来,像是在**。然而浩浩荡荡的大军当是没听到,径直向王室袭去。

  “孩子,快走。”这是他父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我不要,我不要走。”托鲁克撕心裂肺的叫声贯穿了整个幻界。但,就算这样,幻界也一片狼藉,尸横遍野。

  眼看魔界就要攻进来。

  托鲁克太弱小了,根本抵挡不住魔界大军的进攻。他无奈的走了。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尝!”

  “我,不再是幻界王室的王子,我,只是残云,要向魔界复仇的残云!”

 

  赛尔号镜梦缘第二卷风卷残云

 

  第一章 残云

 

  楼下传来了丁丁当当,劈哩哐啷的声音。

  “又在打?这周第几次了?”罪十分无奈的看着残雪和箫翼,这俩个冤家对头。自从我们闯塔成功把罪他们带回来的时候,就开始了劈哩啪啦的吵架声。

  我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俩。还有那边焱炩和云翼边吃零食边讨论谁输谁赢的问题,不过这几次貌似都是平局。蓦然,我想起了不知名的某个人说的话 —光明和黑暗相互是敌人,同时也相互不能分开。

  想起这句话,不由得感叹一句“真不假。”然后径直走开。

  “羽萧…你过来!”砰的一下,某个枕头砸向我这里,是箫翼扔过来的。

  “筱…翼,有什么事情吗?”刚开始本来要说筱幽的,因为都说习惯了。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箫翼的真实身份了,对大家也没什么可瞒得,那就改口叫箫翼好了。

  “哼,你来评评理,我们两个谁对谁错?”

  我一下子郁闷起来,上上次是讨论冰系和光系谁强的问题,上次是讨论暗影系和光系谁强的问题,这次不会是水系和火系谁强的问题吧。

  忽然,箫翼捏了一下我的肩膀,一脸无辜的说道:“没错就是水系和火系谁强的问题呀。”他这哪里是无辜,活生生地腹黑。这家伙,无情+腹黑,还是人吗?不对,还是精灵吗?我是被逼无奈啊,只好装作淡定的说道,“你们指的什么…”

  “当然是战斗啊,要不还能是什么啊。”他们也同样淡定的看着我。

  “额…那当然是水……”我还没说完,旁边的箫翼鬼魅般的看着我,我咽了一口口水,吞吞吐吐的说到:“我指得是五行,当然是…水火差不多的啦 。”

  他们点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但是战斗仍没有停止。

  “天啊,他们要打倒什么时候啊。”罪无奈的看着这一切。

  “打到什么时候都没关系,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焱炩说着,还随手抓起一袋饼干,吃得津津有味,云翼看着焱炩,吐出一句无厘头的话,“焱炩大哥,你还吃午饭吗?”

  焱炩忽然打起了饱嗝,“吃不吃无所谓啦,不过这场战斗是要看完滴…”

  “不是吧…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腹黑了。”我无语的望着他,然后望着极有可能传染他的某个人。

  “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传染的。”箫翼几乎是冲着我吼出来的。然后又对着残雪扔枕头。

  “什么都好,只要这房子不坏就好了。”罪看着我,“要不学院的钱可就浪费了。”

  “这时候还深明大义什么啊。”又有一个枕头扑向罪,不过,不是打得热火朝天的那两人扔的,而是焱炩扔的,“过来看热闹来吧…”

  果然呢,焱炩也开始腹黑了。

  夜晚。

  楼下仍然是一片打闹声,他们每晚几乎都是打倒睡觉才停止,然后,沙发就光荣的成为了他们睡觉的地点,有时做梦都不忘记吵。

  [焱炩梦境]

  “焱炩,我可以给你力量,你想要么?”四方重复着这句话,这句令焱炩心动不已的话。但是…“给我力量?有条件的吧。”焱炩淡淡的说道,“我希望你显身。”

 

  “废话,没条件哪个NC能给你啊。”忽然,从某个地方飞下来一个洛吉拉斯,不是普通的洛吉拉斯,而是变异的洛吉拉斯,全身不是那种鲜艳的红色,而是,刺眼的金色,让人不敢直视。

  “你好,我叫鑫炎。”金色的洛吉拉斯伸出手来,“是一个灵魂,带着仇恨的灵魂。”

  “带着仇恨的灵魂?”焱炩惊奇,“那么…你是第二形态?”

  “没错。”鑫炎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和你来个小小的交易,放心,对你我都有利。”鑫炎如同鬼魅般的看着他,“我给你力量,你得帮我…”

  “帮你干什么?”

  “向魔界复仇…”

  向魔界复仇,焱炩想了一会儿,的确是两者都有利,魔界真的很贪婪,想要一统六大界,最开始攻打的就是幻界。而且也与普通空间为敌,血腥屠杀了不少人,想到这里,焱炩就忍不住了,坚定地说道:“我,答应!”

  鑫炎笑了一下,说:“那就谢谢了,在必要的时刻,我会控制你,这,你答应吗?”焱炩想了想,说:“只要不伤害我的同伴,你随便。”

  忽然,梦醒。

  只是一场梦吗?

  “当然不是!”忽然,焱炩的身体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我是鑫炎。”

  [第二天]

  噼里啪啦,碰碰擦擦得声音,不知道今天他们又因为什么吵起来了。罪似乎是有点受不了了,以王者的姿态走了下来,开始骂骂咧咧了。而焱炩呢,则在一旁看着小说,还说着什么这几天的生活和那个小说很像的。

  “什么小说啊?”我把焱炩的书抢了过来,封面上赫然印着四个大字,《寻找先皇》。[某凤:这是伪皇我会告诉你们么]

  “算了,我不管你们了。”云翼吼道,“这俩人是乐在其中吧,澈泠,不如我们出去逛逛?”云翼友好的向澈泠招呼着。

  “随便。”澈泠一副爱搭不理的表情,我现在彻底肯定这家伙是个面瘫了。云翼刚开门,我就听“啊”的一声…

  “怎么了?”罪问道,残雪和箫翼的打斗也停止了。我们在外面看到了一只受伤的托鲁克。我们立刻把他带进了房间里,为他治疗。

  “幻水净化!”澈泠的治愈术也是很厉害的。那只托鲁克不久就醒了。他微微的睁开**的眼睛,“这是哪里?”

  “呃…这是镜梦普通空间啊,你终于醒了……”焱炩说了一堆话,就像NC电视剧的情节那样发展着。

  “我叫残云,是幻界人士。”托鲁克说道,他对自己是幻界王室的王子一字没提,因为他已经不再是王子,只是要向魔界复仇的残云,“魔界把我的家园毁了,我要报仇!”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