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赛尔号镜梦缘番外—焱洛封忆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赛尔号镜梦缘番外—焱洛封忆

作者:      时间:2012-06-08 15:35:57
赛尔号镜梦缘番外—焱洛封忆
赛尔号镜梦缘番外_赛尔号镜梦缘_赛尔号原创小说

  初段•黑暗的记忆

 

  在很久很久以前,赛尔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整个精灵界有一种混乱的状态,虽然五大神兽之首,麒麟已经竭力的制止这种现象的发生,然而却无力回天,他期盼着,能有一个救世主的到来,然而,期盼终归是期盼,那所谓的救世主,迟迟不来。麒麟伤心欲绝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精灵界那残酷的争夺,为了地盘,或者为了别的什么。

  洛炎就出生在这个时代,不要问洛炎是谁,他只是只里诺,平平凡凡的里诺。他每天奔波在黑暗的边缘,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他们想寻找到光明,然而光明迟迟没有到来,黑暗的边缘仍是黑暗,没有阳光也没有月亮,只有黑暗。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倒是最快乐的时刻了,每天可以和父母在一起。虽然疲于奔命,但还是可以凑合着过的,一天下来打打闹闹,也是不错的生活。然而,有一天,这一切全都变了,布鲁族来到火山星的那一天,一切全都变了。

  “哼!我就说嘛,火系精灵不堪一击,首领应该先占火山星才对嘛,克洛斯星的精灵都克制我们的。”一只妖艳的布林克克说道,“布鲁首领,你应该下令先占火山星咯。”“嗯,这建议不错。”那个年轻力壮的布鲁克克说道,“那么…全程屠杀吧。”

  洛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火系精灵,被水枪打死,或者被水刃砍死。洛吉拉斯族拼命的抵抗,他们有飞行系的技能,不应该怕水系的,然而,很多布鲁的速度都比他们快,他们被很轻易的杀死了。就连他们所瞻仰的里奥斯,也被他们打个半死。洛炎害怕了,他痛苦并且绝望的喊着:“妈妈—妈妈——”然而,没人答应他。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在心中绝望而痛苦的响出了这样两个字,复仇—向布鲁族复仇,无论是布鲁还是布林。

  忽然,一个黑影把他掳走,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洛炎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上古炎魔。

  “呵呵,想复仇吧。”

  洛炎点点头。

  “那么,他可以帮你。”上古炎魔一回头,从黑暗中走出了一只机器人,全身粉色,“你好,我叫凤儿。”

 

  中段•复仇计划

  洛炎就在凤儿那里生活着,渐渐的,他知道了她是一个叫做赛尔的机器人,这是这种类型的机器人的统称,但是每个赛尔都有不同的名字,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感情,而不是整日干活的机器。

  凤儿对他经常作训练,这很累。但是洛炎的信念就是复仇,复仇。不变强誓不罢休。凤儿用机器看了一下他的性格和个体,性格是稳重,个体很高是31。这是凤儿唯一见过的31个体精灵。洛炎训练很刻苦,无论是战斗,还是普通的速度,特攻训练,都是如出一辙,是凤儿最宠爱的精灵。

  渐渐的,洛焱越变越强。就连凤儿的鱼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凤儿曾经给他做过水系战斗训练,鱼龙王傲浅被他轻松打垮[表示别当真—否则你们遇到水系全这么玩我担待不起。]

  当时鱼龙王傲浅信心慢慢的认为他能赢,因为速度比洛炎快,而且自己还占属性优势,一击秒杀应该不成问题,“滔天龙汲水!”洛炎见势,迅速飞上高空,躲避水流攻击,“烟幕—”果然有效果,傲浅有些模模糊糊看不清了,洛炎再度使用烟幕,让傲浅完全看不到自己。“热量集合!”无尽的火焰缓缓地向洛炎集中,“空气切裂!”傲浅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飞翼拍击!”傲浅慌忙躲避,差点被洛炎打个半死。

  凤儿拍拍洛炎的肩膀,“洛炎,干的漂亮,那么—九龙卷风,魔龙旋风这两个技能你记住了么?”

  洛炎点点头,“当然,我要走了。”

  “那…再见。”凤儿还是有着依依不舍的情绪在里面。

  后来,狂风呼啸,凤儿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传吾之意,汝尘缘已了,镜梦凤凰守护者归之——”

 

  末段•恻隐之心

  洛炎来到了海洋星,对任何一只布鲁都不手下留情。海洋星的哭喊声,嗷叫声,此起彼伏,布鲁族有史以来的最大一次灾难。

  布鲁族的长老出来,希望自己能将命抵罪?

  “将命抵罪?那时候你怎么不阻止他们去攻打火山星?”洛炎冷冷的笑道,“如果当年没有那场事端,我的父母就不会死!你们还的起么!”

  这时候,两只布鲁,一男一女,给洛炎跪了下来,“求求你了,放了这些孩子吧,我们任凭你处置—”

  这时,洛炎看到了一只很小的,还不记事的小布鲁—澈泠。

  “那,我要把她带走。”洛炎知道这样无疑是毁了他们的心,但是他认为,这是他们应该偿还的,再者说,自己也没打算杀她,他只是想为洛吉拉斯家族报复而已。

  两人支支吾吾了一阵,无奈的说道,“那,好吧。”

  洛炎带着小布鲁走了,他自己也喝了降级秘药成为了里诺,改名换姓变成了焱炩。

 

  尾声

  焱炩静静的走道澈泠的房门前,敲了敲门,没人打开。

  她睡了…

  自己一直视为哥哥的那个人,一直在欺骗自己,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呵呵。”焱炩苦笑了一下,瞒不了多久的,你已经很大了—我该不该告诉你曾经的一切…

  澈泠偷偷摸摸的挣开眼睛。

  焱炩哥哥老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呢……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