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小豆芽的故事(24-25)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小豆芽的故事(24-25)

作者:      时间:2011-09-28 00:37:10
小豆芽的故事(24-25)
二十四·最后的光芒 (上)
——好了,现在,所有人都解脱了。希望,再见........
“站住!”熟悉的声音。
我在黑暗里看不见任何东西

二十四·最后的光芒 (上)
——好了,现在,所有人都解脱了。希望,再见........
    “站住!”熟悉的声音。
    我在黑暗里看不见任何东西,不过,听起来,好像是希望。
    “哟,希望小朋友,什么时候你也学会教训人啦?”波古并没停下,他讽刺的看着希望。
    “放开她!”希望不管不顾,大喊道。
    “哟,希望小朋友,你生气啦?别这个样子嘛,或者,你想让这只豆芽也重新走上当年你的朋友的路么?”波古嘲讽的语气让我很是愤怒。
    希望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他一言不发,只是若有若无的喃喃自语。
    “柔芽......柔芽?柔芽!”
    波古满意的看着他的杰作——一只快疯了的希拉。
    “好了,让开吧。你朋友是我杀的,她太没用了,不知道好好干活,还想着要跑。”波古随手一挥,金色的身影狠狠摔到地上。
     他得意的点点头,径自往黑暗里走去,撇下希望一人,失了魂的看着他。
     “是你杀了她么?”
     我一愣。
     如此冰冷却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声音。
    在那一瞬间,希望,不再是从前的希望了。
    他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扭曲得可怕——憎恨与愤怒,绝望与平静。
    不过波古却毫不惧怕。
    “是啊,这么弱,不杀还能干嘛?嗯.......不过呢,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要知道,你居然一点反映都没有,换了别人,早就自不量力的要和我打起来了。 呵呵,狗都知道叫两声,你连狗都不如........”他说着,狂妄的语气中带着对我们的蔑视。
    希望依然很平静。
    他注视着波古,淡淡的、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不、是、人。”

    嘭!
轰!

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 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波古倒在地上,把生命中最后一个目光定格在了恐惧、惊讶与不甘心。
不过这种平静仅仅维持了一秒。
海盗工厂 里,大小的海盗聚集起来,恐惧的精灵们发了疯一样的奔跑,不肯睁开眼睛,哪怕倒在地上,被其他精灵踩在脚下,也不敢睁开眼睛。
这些恐慌让我明白我 们的后果。
“希望.......”
“巧儿,不必多说了。”
    他抬起头,目光平静却悲伤。
“能够这样,我已经很满足 了。我说过,我不会一辈子呆在这里的........我要把希望给所有人.......”
    他痴痴地说着,我呆呆的听着。
    所以,我们都没注意到,那些已经闭合的闸门。
  
    “哈哈........希望,豆芽菜。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坏了我的大事,现在这个工厂已经废了,你们就呆在这里等死吧!啊哈哈哈哈.........”佐格 那狂妄的声音传来。
    等等,那个是...........炸弹!
    我看着那不断变化的红色数字,跌坐在地上——好吧,就是这样了。
——我谁也没能救,谁也救不了。
——我很弱......
我呜咽着 哭出声来。
“闪电风暴!”
金属发出一阵模糊的响声,烟雾散尽之后,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是兰卡星系的特别金属,就你们两个是打 不破的!你们就在这里等死吧!”佐格的狞笑回荡在耳旁。
“那皇族的圣灵闪呢?”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金属“嗞嗞”响了几声,接着,一个蓝 色的身影破空而来。
冰萦姐姐!
“快走!”她来不及多说,蓝影再次闪过,携着我们两个人穿梭在空气里。
“想跑么?没那么容易!”佐 格的笑容阴森森的。
    他抛出一个胶囊。
连胶囊里的射线都是黑的。
有力的爪、坚硬的喙、漆黑的羽、空洞的眼神......
“那 个是........鬼厶!”希望的声音在快速流动的气流里显得有些模糊。
“鬼........厶?”冰萦姐姐快速移动的身体,忽然间,慢了下 来。
    而她那双总是沉稳冷静的紫眸里,流露出的神色,竟然夹杂着恐惧。
    鬼厶,传说中黑暗精灵的始祖。
    羽翼锋利如刀,翼风寒冷如霜,招术狠毒如蛇。
    对,就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祖先用变异抗体也没能打败的、强大的黑暗精灵。
    几千年前的悲剧,又要重演了么?
    变异抗体在体内蠢蠢欲动。
好 了,命运到来了。

    绿色的光再次亮起,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希望看着我,眼中有犹豫、担忧、信任。
    然后,紫色的雾笼罩了所有人........

 

 

二十五·最后的光芒 (下)
    我的意识在渐渐模糊,是的,渐渐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灵魂在一点点脱离身体的束缚,飞往蓝天。
    又像是血液一滴一滴往外流淌,让人不由得恐惧。
    我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我看到,成群的被佐格俘虏的、伤痕累累的精灵。
    我感到有什么力量,在我身体里。
    就像聚集良久的岩浆,沸腾着,翻滚着。他们在找一个出口,一个可以将它们完全释放的出口。
    而打开那个出口,需要一把钥匙。
    钥匙在我这里么?
    不。
    钥匙在哪?钥匙在哪!
    “这只小豆芽,到底还是个孩子。她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她身体里变异抗体的力量。”
“唔,力量积蓄得太多,是不是会死掉?”
“很难 说.........”
    “醒醒啊,你还好吧.....”
    “唔.....”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这里是一间监狱,潮湿的监狱。
    叫我的是一只纳多雷,看上去已经衰老了。
    他的眼神有些疲惫,还有慈爱。
    “这里.......是哪?”我看着四周。
    “监狱。”他说,叹着气。
    这间监狱里有很多精灵。他们站着,坐着,躺着......趴在激光柱前的,眼巴巴看着外面的世界......背靠墙坐着的,沉迷于自己的、自由的世界。
    我看着这一切,心里渐渐弥漫上绝望。
    “这是怎么了?”我问那只纳多雷。
    “海盗.......海盗捉走了你的朋友...他不想杀你,他说你对他会有用.....现在,你的朋友恐怕......”他的声音低下去。
    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这样?
    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如果没有变异抗体,没有海盗,没有那该死的阴谋.......大家现在应该还幸福的活着。
    紫菜可以周游世界,去做各种发明;
    波波可以四处旅行,唱着她优美的歌曲;
    冰泪可以和她的朋友们,在那个叫紫幽的赛尔家里愉快的生活;
    冰萦可以回塞西利亚,和族人一起守护这颗美丽的星球;
    贝拉米可以背着他小巧的壳,继续在火山星看吉尔们嬉戏。
    而我呢?
    我终究还是只能傻傻的呆在克洛斯星,等着姐姐的回归,看着大家离我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逃?为什么不做反抗?难道你们的真的情愿在这里为海盗献出一切么!”
    我喊着,我感到有泪顺着我的面庞滑下,掉到地上,然后,破碎。
    他们转过头来,看着我。
    一片死寂。
    “你以为,我们不想逃么?不可能而已。”一布鲁布轻轻说。
    “逃,自由?那只是梦想.......只能是梦想罢了.......”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带着浓重的疲惫与无奈。
所有精灵都不说话,唯有布鲁布的声音低沉地响着:“是啊,每个人都这样,刚进来的时候,想着要逃,要自由......到后来才发
现,这只是一个一 厢情愿的梦而已.....梦醒了,一切就都不存在了......”然后她的神色变得伤感起来:
“小豆芽,你也有梦么?是啊,我也有一个梦,一直都 无法实现的梦.....现在那只能是梦了,早些清醒好些。”
“你的梦...是什么?”墙角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转过头去。

那只纳多雷,他似乎很恐惧,眼神恍惚不定的看着远方。
“我记得我也有一个梦。被抓来的时候,我心里一直都想着那个梦,想着逃出去之后,一 定要完成它.....可是现在,
现在,我已经忘了我的梦,忘了它是什么了......”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其余精灵也都不说话了,他们把 头转过去,沉思着。
他们在想自己的梦吧?
他们都遗忘了自己的梦?
我的梦又是什么呢?
变强?
和平?
找到姐 姐?
不是的。
现在,我的梦,只是单纯的希望,大家都活着,都快乐。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普通的梦都无法实 现。
希望,你在哪里.......


到晚上了。
为了避人耳目,海盗把第二层修筑在更深的地下,所以,跟第一层比起 来显得安静了许多,也孤独了许多。
我睡不着。
因为,没有月亮。
地下当然不可能有月亮。
而我,只有在月光下,才能安然睡 去。
“巧儿,还不睡么?”白天的那只布鲁布忽然出现在我眼前。
“嗯。”我有些意外,“这么晚了,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她笑笑,在我身边躺下。
“我睡不着。”
同样的一句话,从两个人口中说出。

于是我笑了,也躺在冰冷的地上。
我们看 着长满青苔的天花板。
然后我就很想哭。
这里,原本应该是草坪,还会有凉爽的风吹过。而那里,本该是星空,星光皎洁灿烂。
“巧 儿,”她叫我。“什么事?”我应道。
一段寂静。
“你知道希望在哪里么?”她轻轻说,听起来就像是很努力很努力的抑制着什么。
“希...... 望?”我猛然惊醒。
海盗会放了我,绝对不是只因为我会对他们有用!
那么希望呢?
他跟海盗说了什么,海盗才对我手下留情?
他 答应了海盗什么,才让那群贪婪的紫色魔鬼放弃对我的控制?
希望.......你现在,到底怎样了?
“巧儿........”布鲁布的声音 带着一份关切。
“告、诉、我。”
我缓缓抬起头。
“他在哪里?”
“暗室。”布鲁布被我的样子吓得一惊,哆嗦着说出了这两个 字。
暗室?我示意她说下去。
她惊恐的看了我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暗室是海盗处置犯了错误的精灵的地方。是一间很阴森、很恐怖
的 小房间。海盗处置精灵的时候,都是佐格与他的其中一个部下带着被处置的精灵进去,然后关上门。
所以没有人知道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处置 的........不过传说,他们十分残忍,很多精灵都是
被他们一点一点折磨死的..........”她的话断了。因为,只要再说下去一点,也 许就是那么一点点,我悲愤的心情便会转化为巨大的愤怒。
“我要去找他。”
   我发现我的声音那么小,那么无力。
   “我和你一起。”她一点也不惊讶,声音带着安慰。
   “我们和你一起。”是那只纳多雷的声音。
   我才发现,周围的精灵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醒了,看着站在中间的我们,或紫或蓝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着光。
   “其实,我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布鲁布继续说。
   “我呀,早就想逃出去了......”纳多雷笑着。
   我怔住了。
   这,还是白天的那群懦弱的精灵么?
   布鲁布拉住我的手,面向精灵们,大声说:“你们,想在这里化为尸骨么?”
   “不!”
   几只精灵站起来,彼此拉紧了手。
   “你们,甘愿沦为海盗的奴隶么?”布鲁布微笑着继续说下去。
   “不!”
   一小群精灵站起来,眼中有着消逝已久的、渴求自由的光芒。
   “大家,一起来反抗吧!”布鲁布举起另一只手握成拳。
    “好!”
   精灵们都站了起来。
      “让海盗,尝尝他自己种下的恶果!”布鲁布握成拳的手举过头顶,指向天花板外的天空。
      “是!”
“大家一起去!”“不行。”
我惊讶的望向布鲁布。
她笑笑:“这么多一起,我可不敢确保海盗都睡着了........”
“那 么,每个属性的精灵都派出一只代表,其余的休息,养足精力,我们回来之后,一起逃走!”
“是!”众精灵异口同声。
    “首先,草系。”
    精灵们开始吵闹,草系精灵们都开始大声争执起来:“我去!”“不,我去!”
“喂,我才是最有实力 的.........”
  
“你们,吵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打了个冷颤。
这个声音很孤傲,而且,不屑。
大 家都停止了争吵,一同向那个声音望去。
绿色的身影,让我眼前一亮,随即想起了克洛斯星的落叶。
是只依卡莱恩。
他冷冷的看着众人, 眼神中带着不屑,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旁观者。
寂静持续了好一会儿。
“索尔!草系之王索尔!”一只依依忽然惊叫道。
下 一秒,人群炸开了锅:“是的,是他!”
“他那么强,怎么可能.........”
“让他当草系的代表吧!”
    于是就这么定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索尔被抓进来也有原因。
“接下来,飞行!”我清了清嗓子。
大家一片哗然。
这个牢房里几乎没有 飞行系的精灵,偶尔在墙角看到的几只皮皮也早就吓得发抖了。
“我去!”一声柔美的轻喝打断了人群的哄闹。
从一大堆精灵身后,慢慢飞出一个 银色的影子。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轻轻笑着:“虽然我才45级,但至少也是空之王者的后代啊。”
    她的羽毛很美,闪着银色的光芒。
“是柔羽啊。”纳多雷笑着招招手:“下来吧,你很勇敢。”
那只被称作柔羽的提亚斯微微笑着:“谢谢老 爹。”
于是飞行也就决定了。
“地面.......不需要选了。”
“为什么!”众地系精灵抗议。
“呵呵,最佳人选就在这 里.........”布鲁布俏皮的笑着,用手指指老爹。
于是他们就泄气了。
她说的没错,老爹是这里的资深成员,懂得很多知识,也救过无 数被海盗折磨得快死的精灵。
他很善良,很慈爱,说到自由,说到家,眼里总是会闪着怀恋的光芒。
大家都很尊敬他。

 

 原创:jqlyyjf8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