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小豆芽的故事(31-33)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小豆芽的故事(31-33)

作者:      时间:2011-09-28 00:38:02
小豆芽的故事(31-33)
三十一·塞西利亚的灾难(下)
——灾难........毁灭的光,一切,真的无法阻止了么?
天已经黑了,浓重的夜色中透出几点寒 星。
我、亚薰不约而同的抬头

三十一·塞西利亚的灾难(下)
——灾难........毁灭的光,一切,真的无法阻止了么?
天已经黑了,浓重的夜色中透出几点寒 星。
我、亚薰不约而同的抬头像声音传出的地方望去。
黑暗中,一个小巧的身影在空中转了几圈,终于还是向我们飞来。
“嘿....我 过来了......你们站好....”那个身影小声说道,听声音是个女孩子。
她的速度奇快,一瞬间便来到我们身边,我有些惊讶,向身旁的亚薰说: “快,水射线。”
“好的!亚薰摆摆手,蓝色的光从她的手心散发出来,一道水射线直直射向雪堆。冰面上的反射和蓝光在我在一瞬间看清,那是只尼尔。
好 熟悉的面容啊......还有那熟悉的声音.....难道是....
“呃,你们找个山洞,晚上独自在荒野上过夜是很危险的啊。”我正想着的时候, 她又发话了。
没错,就是她!
我跑过去,拉住她的手。
“尼尔,是我们,是我们啊!”
“啊?”她有些错愕。
该死 的.....天太黑了,她一定看不出我们的样子。
“念力射线!”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朝我们发出一道紫色的射线,借着紫光,她终于也看清了我们 的样貌。
“是你们啊!谢谢你们!”她笑了,笑得很可爱,在空中打了几个旋。
“尼尔,快别玩了,冰原王子还在这里呢!”果然,最细心的还是 亚薰......
她猛然惊醒,极速飞至我们身边,“抓紧我,快!”她说道,语气十分严肃。
我们马上照做。
“空间跳跃!”
一 阵光芒之后,我发现我们竟然回到了这个山洞,而老爹、罗丁、银辉和柔羽都一脸惊讶的望着我们。
“你们.....怎么回事?尼尔?你去了哪里?快过 来烤火吧,顺便吃点东西,在外面一天一定饿坏了吧?”柔羽关切的说,递过一串烤鱼。
尼尔点点头,接过柔羽递过来的食物,落在我们身边的羽毛上。
“谢 谢,我叫尼宝。”
好可爱的名字啊..........
    “冰原王子?你醒了?”尼宝小声说。
冰原的气色还不是很好,眼中的紫色也非常虚弱。
“给,这是食物。对了,能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了 么?”罗丁认真的问。
冰原摇摇头,哀叹了一声。
他抬头,望向洞外的夜空。
“说来话长。在阿克希亚族里,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 每隔五百年,就会有一次祖先们遇见的那种陨石群撞向塞西利亚。
可是,当我们回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海盗已经趁虚而入,他们把剩余的活口全都带走 了,而妹妹也不知去向.........”
而据说,这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引力导致的。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想尽各种办法缓解这种引力。每当陨石将要来 临的之时,阿克希亚族祭司
就会用占星术推算陨石降临的时间,而大家也好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可是这次,出了意外。大祭司突然去世。
她的女 儿,也就是与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代替了她的职位。可是我们不知道,有一只急冻兽,就在这个时候,带动了全部的玄冰兽族来反叛。
他们根本不相信祖先的 遗言,也不相信陨石的灾难.......大祭司的女儿终于算出了陨石到来的时间,
不过却已经晚了。因为背叛,很多人都已经不相信这个传说。陨石来 的毫无征兆,塞西莉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中。
而我,和其他少数的子民因坚信传说躲过了一劫。
冰原王子哽住了,他狠狠闭上眼睛,泪水从眼 中倾泻而下。他咬紧牙,用爪子拂去眼泪。
“我算个什么东西?!啊?我真的配当王子么?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种族毁灭....我是废物! 是白痴!是天下最最没用的东西!”
    他转身跑出山洞,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没有人去追他,就连会空间跳跃的尼宝也没有动。
我 们只是轻轻、轻轻的叹息着,摇着头。
都晚了。
如果冰泪听到了这个消息,她忧郁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那美丽的紫眸会再次含满泪水么?
冰 萦姐姐呢?她不会哭的......她是个坚强的人。
冰点....单纯的冰点........
我忽然感觉好累好累,这一切都这么荒唐。
我 想笑,但是已经笑不出来,我想哭,却已没了这个能力。我只能看着伙伴们渐渐睡去,仰头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
空虚。无尽的空虚。
我到底在做 什么?
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的使命我已经忘记了.......

 

 

三十二·银辉的故事
——原来银辉经历过这么多故事......他啊,真的认为自己,很没用呢。
“巧儿,睡了么?”银辉的声音轻轻 传来。
“没有。”
    他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我们相对无言。
    “辉.....能告诉我你的故事么?”我有点神思恍惚。
    他点点头。

“我啊,还真的是......废物呢...”银辉无所 谓的笑笑,闭上眼。
    我不语。
    “第一次见到紫幽,是在一年前。我和我妹妹,幻尘,我们一起去找雷大。
    那时我们都只有1级,非常的天真,我们想看看雷大究竟是怎样打败那些挑战者的。”他停了一下。
“那个晚上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我们都以为,不会有 人来了。”
    他睁开眼睛,眼神竟有些孤独。
    “可是她来了,小豆芽,你相信么?她真的来了,她对我们笑着,她说,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实力是否足以拥有雷电王者。”
    银辉像是在对着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眼中有无限的怀念与孤寂。
“雷大接受了她的挑战。她的主力是一只洛吉拉斯,你记得么?炙焰哥..... 现在已经满级了...”
炙焰?就是上次对冰泪说话的那只洛吉拉斯么?
“战斗开始了,然而却没有我想象中的惨烈,他们都笑着,不疾不徐的使 用着各类技能,这几乎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游戏。她也在笑,
    尽管雷大优雅的让他的洛吉拉斯失去了战斗力。不过她仍然在笑着,她的胶囊里飞出一只波克尔,她的眼神闪烁着,轻声说道,全力一击。”
全力一 击.......用尽全力的一击,原来,精灵为了那些赛尔,竟也可以拼上全力么?
“那只波尔也笑了,她的羽翼张开来,一阵翼风迎面袭来。我被那风 吓到了,匆忙的闭上眼睛,最后看到的,是她雪蓝色的喙。
尖尖的,带着一抹血丝。然后雷大就笑了,转过头来看着我们。”他又开始悲伤起来。
“那 是他最后一次看我们了。尽管那目光是和蔼的,温柔的,不过我却还是很怕。我知道,他输了,而输了的代价便是献出精元。
而这里,唯一可以变成精元 的,就只有我和妹妹了。”
“幻尘没有恐惧,她用她天真的眸子定定看着我。她说,哥哥,不要怕,我们一起去好么?我们呀,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的。”
银 辉的神色一瞬间被恐惧包围,他茫然着看着四周,开始颤抖。
“我们跟她去了,是的,两个人。没有雷伊会像我们这么傻的。日子过得很平淡,但是很快 乐。她带我们练级、玩乐,旅行。
我曾以为我会忘了那个充满暴风雨的赫尔卡,忘了我的族人们,就这么一直过下去。”
银辉的神色不是恐惧而是 痛心了。他倒抽一口气,试了好几次,才又开了口。
这次听到的,是他痛苦的声音。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狠?为什么海盗要来袭击? 又是为什么,尘她会被海盗捉住,被他们下毒?”
银辉很努力的压制着他的声音,我看着,居然觉得有些好笑。雷电的王者,到底,还是这个样子的么?
“尘 说,忘了她吧,就像一个过客一样,她说海盗的毒最终会让她丧失理智,沦为奴隶。与其这样,不如一死了之。可是我又怎么能忘!
我怎么忘得掉我们在月 光下的湖水旁嬉戏?我怎么能忘掉她天真的声音在我耳畔回响?我又怎么能忘得掉,
她临死之前的那一抹,带血的微笑?她说,哥哥,我走了,把我葬在你 常去的地方哦。我要在那里,永远看着你。”
银辉压抑已久的悲愤终于渲泄而出,他一拳打向冰柱,看着破碎的冰晶散落一地,他的眼神也逐渐归于绝望和 冷静。
“尘走了。真的走了。就像一场梦一样,可是又是那么真。以后的日子,我感觉都是梦,是别人的人生,而我自己是旁观者。
我天天去看 她,去陪她说话,我告诉她,我们一起种下的小树长高了,而我们曾经一起玩过的湖水也蓝了.
......我还能在那里看出我们小时候的影子。可是她 却回不来了,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徘徊。”
银辉的语气淡得像是烈火过后残破的死灰。
“尘走之后,紫幽也很伤心。我常常看见她在尘玩过的地方 发呆。她对我依旧很好,我却可以感觉到,她的好中少了那一份真实,
只是象征性的。她的性子变得很温柔,也开始成熟,但我仍然能察觉到她眼中的空 洞。很残破,拼不起来了。”
“她看我的目光极不真实,就像在看着别人一样。在某一天,我忽然发现,
我变成了尘的替代品,而她看着我,心里 想的,却永远只有尘而已.......”
然后银辉就笑了,他看着我,像一个可怜的小丑。
“小豆芽?我是个废物吧?是这样的对不对?我连自 己的妹妹都不能保护,最终却成了替代品。我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谁也怪不了,
对不对?”他盯着我,像是在询问这一切是不是都还没有发生,只是一场 梦而已?
我看着他,不由轻叹。
悯怜。
不,他没有资格被人悯怜。
他爱他的妹妹对吧?
他喜欢着紫幽对吧?
那 么为什么还要甘愿去做一个替代品?
为什么不接受现实?
已经颓废的心,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补回来呢?

 

 

三十三·变数
——他们都活着......全部都活着......为什么我竟然感到一阵泯然?
次日清晨,我醒了。阳光暖暖的,透过 冰照射下来,一如离开的那一天。
我看看四周,居然没有一个人。
走出洞外,尸体依然沉睡着,只是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
我点点头,忽 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刚想转过头去看看的时候,蓝色的身影带着一阵风,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是真的?
只是梦吧。
我 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剧烈的疼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曾经的朋友就站在我的眼前,她看着我,目光仍是忧郁的。
过了半晌,她的心神似乎回到了 现实,她开口,声音深沉却冷静:“巧儿,你还好么?大家呢?都很快乐的吧。”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告诉她银辉对她的思念,我们的担忧,可是 我真的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快乐的,
是不是少了她,大家依然可以平静自如的生活。我看着她沉静的紫眸,忽然感觉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只精灵,而是一个女 神。
她淡淡的笑了,依然那么的忧郁。
“我走了,再见。”
风吹过了,蓝色身影消失在阳光照射的冰面上。
刚才一切到底是发生 了,还是只是幻觉呢?
风冷冷的吹着,阳光似乎也变得寒冷了。
“嘿,小豆芽,怎么跑这里来了?”活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尼宝从我身后一下子 窜出来,在天上向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又落了下来。
我还在想刚才的事,于是心不在焉地说:“哦,没什么,看到你们都不在,就出来透透气。”
“哦, 原来是这样。”尼宝笑了笑,接着说:“柔羽去探路了,银辉不放心,跟着她一起去了。
老爹闷久了出去散步了,罗丁在那边的洞里,而蜜糖带着紫灵找吃 的去了。”
“嗯......”我依然心不在焉。
“怎么了?”她察觉出了我的异样。
“是不是看到海盗了?”她的声音一下子严肃起 来。
    “不,不是啊。”我惊讶的看着她,海?她怎么会这么说?
“哦,那就好。”她喘了口气。
快回去吧,罗丁还在等我们 呢!”尼宝拉起我的手,一个空间跳跃回到溶洞里。
    “嘿,巧儿,早上好啊。”罗丁抖了抖他的枝叶。
     “早上好.....”我还在想着刚才那件事。
    不过罗丁倒是没看出来,他很有精神的向我们说着他和银辉的见闻,不过我没有听进去多少。
    于是罗丁停住了,他不解的看着我,说:“巧儿,你....怎么了?”“对呀,一开始就神思恍惚的。”尼宝也附和道。
“我.....我好像看到冰 泪了。”我喃喃的说,声音很低。
“什么....冰泪?”“冰泪是谁啊?”罗丁和尼宝同时发出疑问.
冰泪是一只很漂亮的阿克希亚,在我们逃 出海盗工厂的时候被埋在了废墟低下。巧儿,快说,你真的看到冰泪了?”罗丁先为尼宝解答了她的疑问,然后才又转过头来问我。
我刚想回答,尼宝却抢 在我的前面说:“很漂亮?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额头上有冰蓝色的雪花印记?”
雪花印记?我和冰泪相处得不久,可是却也从来没见过什么雪花印记,她 只是比其它阿克希亚更加忧郁和高贵罢了。
我和罗丁同时摇头:“雪花印记,不曾见过这东西。”
“哦。”尼宝看上去有些失望。
“我也 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她,只是.....”我回忆着,那个蓝色身影在我面前说过的话。
“她问大家是不是过得很好,也没有多说什么。”
“是 这样.......”尼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们真的确定没有看到雪花印记么?”她抬起头,不甘的又问道。
“没有.....”
  
“不, 有的!”
“啊?”
我们同时向溶洞口望去,一个金色的影子屹立在晨光里,却是银辉。
他金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我们,重复道:“有 的,泪她的额上,确实有冰蓝色的印记。”
“是么?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尼宝眨了眨她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道。
“这个.....是在一个 月以前吧。紫幽带我们去塞西莉亚野营(我真是找不到事干- =),泪很高兴,说要去看看她的家人,我不放心,就悄悄跟在后面,我看到泪高兴地往这里——寒冰溶洞跑去。我跟随她进入了这里,她的脚步却不知为什么,忽 然慢了下来。然后她抬起头往祭台那边看了一眼,我看到她的眼睛变得好无神,像一个牵线木偶。然后她机械性的往那里迈了几步,又跑了起来。我急忙跟过去,却 看到她跪在祭台前,嘴里念着什么。然后她忽然闭上了眼,很痛苦的样子,我看到有红光笼罩了她。我被吓坏了,看得不是很真切,不过,我记得那时我看到了她的 额头,那里真的出现了冰蓝色的雪花印记,闪着寒光,而她的眼睛慢慢睁开,竟然是血瞳!”
银辉喘了口气。
“然后我就被浓烈的红光刺得闭上了 眼,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然后我又回去了紫幽那里,泪也在晚上回来了,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你们不说的话,我可能都忘了。”
银 辉坐下,喝了杯水,然后安静的看着我们。
“这....你说的都是真的么?银辉?”尼宝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是啊.....”银辉有点惊讶。
“太好了..太好了........”尼宝高兴的欢呼着,她小巧的身体在空中打了几个旋。
    “雪颜......失踪近千年的阿克希亚族祭司的传人,终于又出现了!”她的笑容那么的开心。
然而我们却仍在错愕。雪颜?她是谁?阿克希亚族祭 司?这又跟冰泪有什么关系呢?
周围一下陷入了寂静,只有尼宝还沉浸在喜悦之中。

 

 原创:jqlyyjf8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