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小豆芽的故事(34-36)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小豆芽的故事(34-36)

作者:      时间:2011-09-28 00:38:21
小豆芽的故事(34-36)
三十四·祭司与过客
——雪颜说,银辉根本就是个懦夫。他珍惜身旁的一切,却又不敢真正的去爱、去喜欢任何人或者任何事,因为这一切,都可 能随时消逝,离

三十四·祭司与过客
——雪颜说,银辉根本就是个懦夫。他珍惜身旁的一切,却又不敢真正的去爱、去喜欢任何人或者任何事,因为这一切,都可 能随时消逝,离他而去。
“祭司,祭司是一项很神秘却很圣洁的职业。”当这句话从我口中不由自主的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笑了。
    不,不。
    祭司是肮脏的,沾满血腥和污秽的。
    每一个祭司,每一场祭祀都那么让人反感。
这个肮脏的职业和冰泪是多么 不相称啊。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这个曾经让银辉拭泪的女孩子,居然是一位祭司。
我忽然觉得她很可怜,有了变异抗体,却又半路钻出个什么该 死的祭司族传人的身份。
银辉听到这句话,愣住了。
他飘到尼宝面前,有点小心翼翼的问她:“泪......是祭司么?”
尼宝点点 头。
银辉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哭笑不得的神情。
原来他一直喜欢的人,竟然是个令人厌恶的祭司。
那么,以前的一切,两个人的时光, 月下的低语,都统统不算了么?
正在这时,洞口忽然传来一阵冷笑。
一个熟悉的女声缓慢的、冰冷的响了起来:“小辉,你还不明白么?”
我 们一同向那里望去。
蓝色的身影,带着尘世中未有的高贵脱俗,婷婷的立在那里,那样的成熟,除了冰萦姐姐,还能有谁呢?
她轻蔑的笑着,紫色 眸子盯着银辉,目光带着悯怜。
“小辉,泪她不喜欢你。她是个祭司,只是个祭司而已。你已经开始嫌弃她了吧?我告诉你,以前的那些事,就让它过去 吧,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以前的冰泪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取代她的只是一个冷血的祭司,如此而已。”
冰萦的声音幽幽的回响在寒冰溶洞内,让我 们的心一点一点的凉透。
“萦姐姐,我们走吧。跟这种懦夫说话,会降低您高贵的身份的。”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响,整个 思维都乱套了。
我看着银辉,他的脸被痛苦和迷茫扭曲得不成形,再看看罗丁,他也已经说不出话来。我看着洞外的那么朦胧却似曾相识的蓝紫色身影,回 想着刚才那本该单纯却已变得冰冷的嗓音。
然后一切就都不见了。
我觉得我要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颜......?冰 泪......就是雪颜么?
单纯的女孩其实是个冷血的祭司?
真是好笑。

洞外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阳光落在那里,反 射出耀眼的光泽。
尼宝开口:“她,就是雪颜么?还真是.......和记载一模一样的呢。”
我抬起头。
    银辉的目光迷离的扫射着洞中的一切。
    他慢慢坐下来,蜷缩在溶洞的角落里。
    然后,原本安静的溶洞被一阵似哭似笑的声音打破。
银辉把头埋在膝盖上,低低的呜咽着,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小豆芽,冰泪不是雪颜吧?是这样 对不对?她还爱我的,对不对?”
随后他又带着泪笑了好一阵子,仰起头来看着天,狠狠的笑着,任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
“他疯了。”罗丁说, 声音很轻,怕惊扰了这个可怜的小丑。
“嗯。”尼宝点点头,随即沉默。
    之后大家都不再说话。
银辉真的疯了。
他慢悠 悠的飘到冰柱前,把金色的翼贴在冰冷的冰柱上,然后看着冰柱在他的体温下一点点融化。
他忽然暴怒了,狠狠的像冰柱砸去。
碎裂的冰顿时把他 砸的遍体鳞伤。
他茫然的看着被冰块划伤的手臂,脸上忽然浮现出孩子一般的天真。
“怎么办?”罗丁问,他起身避开那些砸向他的冰晶。
“还 能怎么办,先让他呆在这儿,等找到了紫幽再说。”

“你们是说........紫幽么?”
我们三个人一起望向银辉。
他的神 色很悲伤,很落寞。
“紫幽........紫幽是谁啊?”他喃喃的说。
然后又了然一笑。
“紫幽啊.......就是那个大坏 蛋.....她....不喜欢我......只喜欢尘......尘.....已经死了......呵呵.......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银 辉天真的声音一点点的侵蚀着我心。
我忽然感觉他是那么的可怜,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活在别人的光辉之下,而他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感情。
就 连唯一对他好的妹妹,也是他羡慕或者嫉妒的对象。
原来......原来是这样......
他根本就已经虚伪透了。
“小豆 芽.....我......我很厉害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尘说的......可是.....为什么紫幽不喜欢我呢、......是因 为我比不上尘么?......她哪点比我好了?...小豆芽...你告诉我啊..........”
他的神色依旧是如此天真。

 

 

三十五·变强的道路
——告诉我,为什么要变强?因为要主宰么?不,一切都错了。
“真无聊呢。”
又是一个早晨,阳光明媚的 早晨。
我不记得到底有过多少个这样的早晨了。
日子过得很快,快得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算起来,在塞西利亚应该待了一个多月了, 嗯,一定是这样的,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早晨了。
尼宝晃悠悠的在空中漂浮着,然后飘定,凝神,转身。
“念力射线!”
一道紫色的光从 她额上的粉色宝石中射出,击中了站在冰面上的蓝色身影。
蓝色身影低低“呀”了一身,双手像天空伸出,掌心对外,也喊道:“水射线!”
蓝色 的光亮起,她的双手中射出一道强劲的水流,直指空中的尼宝。
“空间跳跃!”
尼宝迅速化作一道白影,消失了。
不过射线仍旧击中了 她。
“该死的,冻伤了!亚薰呀,下手也不至于这么重吧.......”
    她不满的说着,飘回我的身边。
“巧儿,该你了。”
我 点点头。
亚薰定定的看着我,蓝色的双眸中充满了警惕,我们对视了一会。忽然,她跳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挥舞!”
“针 刺!”
刺墙挡住了快要踢中我的身影。
她见状,脚在刺上用力一踢,几个后空翻,稳当的落在地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进行的很快,可是, 我更快。
“针刺!”
我再次发招,就在她的身影接近地面的时候,她原本降落的地方很快窜出了几根尖锐的刺。
她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惊 讶,身体在空中一旋,勉强躲开了那些刺,滑落到冰面上。
“呀,我以为她已经够狠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个更狠的。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该吃饭了。”
尼 宝飘过来说道。
“巧儿你还真是的......刚才差点就躲不过去了呢。”
亚薰从冰面上站起来,看了看摔下来的时候撞伤的淤青,不满的说。
“你 也是啊,不知道那水很冷的么?我看我的冻伤又要复发了。”
尼宝还了她一句。
我们一路打闹着,回到了寒冰溶洞。
紫灵在洞口等着,看 到我们,欣喜的叫道:“回来了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蜜糖优雅的的声音从洞里传出。
“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不及开饭了!”罗丁有些抱 怨地说。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吃饭吧。”老爹笑着打断了我们。
    呐,可以说,每一天,我们都这么过。
互相切磋、一起聚 餐、在塞西莉亚的冰面上滑雪、捉迷藏......
这样的日子舒适而快乐,如果,可以永远这样,那该多好。
可惜,不行。
今天吃过 饭,蜜糖带着紫灵去学习卡卡一族的知识,罗丁在吸收光和能量,亚薰和尼宝约好了一起去滑雪,我呢,无所事事,只能到冰面上散步。
空气很好,茫茫的 白雪覆盖着冰面,一片荒凉。
我看着,心中不免感伤起来。
姐姐,我什么时候能找到你呢?
“巧儿。”
我回头,一个高大的身 影。
“老爹。”
“嗯。”他点点头,有些吃力的挪过来。
“巧儿,你知道你的使命么?”
“不知道。”
我摇摇头,是 的,我从来不知道。
“哦...你......需要变强......这样才能发挥出变异抗体的力量.......海盗的事你也知道了,你现在要做的 不只是找姐姐,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你做。”
很可笑,我能做什么?
“现在.....努力变强吧。”
他饱经风霜的脸上露着一丝坚毅, 不知怎么回事,看上去有几分凄凉。
“变强.....如何变强?”
我问他。
他摇摇头。
“那么......你.....做我 师父好么?”
我犹豫了一下,问。
他点点头。
短短的几句话,我们从此就是师徒了啊。
可是,变强,真的那么重要么?

 

 

三十六·银色的孤单
——银色的夜晚,月光安静的照耀着,湖面荡起阵阵涟漪.......呐,看,那个孤独的影子。
雪又开始下了。
冰 是高贵与冷漠的象征,但同时却又寒气逼人,令人心生畏惧。
可雪不是。
雪,一片片,慢慢的,孤单的,飘落。
雪是纯洁的象征。
现 在,雪落了。
不知为什么作为草系精灵的我竟不想离开。
雪,一片片的,落在我的身上。
“又下雪了呢.......”
    亚薰看着那些雪,伸出手去接住它们,蓝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欣喜。
    雪,融掉了。
    亚薰有些伤感的看看,摇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叮嘱站在雪地中央的我:“我先回去了,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哦。”
“好的。”
我站在冰雪之中,看 着苍茫的雪如同远离的游子一般争先恐后的落下,天和地变得一色纯白,掩盖了世间所有的血腥、污秽与罪恶。
我想笑,雪,那么纯洁,却掩埋着这么多肮 脏。
“咔,咔。”
远处适时的传来几声细碎的声音,好像是冰裂开了。
我抬眼望去,却看到在那一片苍茫中,有一个银色的影子。
闪 着点点银光。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跃过冰和雪向影子走去。
近了。
看清了,一只雷伊。
银色的雷伊。
很熟悉的感 觉,却很陌生。
那只雷伊看了看我,然后把已经转为血色的瞳孔闭上。
“巧儿。”他淡淡的说。
“嗯。”我淡淡的应着。
如同普 通朋友在聊天一样。
“我想你都知道了。”他的语气依旧淡淡。
我知道?
开玩笑。
一只连自己都不知道算什么东西的豆芽菜,会 知道这些东西么?
“知道什么?”我惊异地说。
他抬起头来仔细看我的脸。
“不认识我了么?巧儿。”
银色的面庞,带着疲惫, 血色瞳孔中有着迷茫。
我笑了。
“银辉。”
他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
“不知道,也许.....是为了满足自 己吧。我是个懦夫,你知道的。”
    他的语气里竟然没有一点自嘲,淡得像是失去了什么。
“嗯。”
我大概知道了。
银 辉,去了雷伊家族的禁地。
这代表他已经不是纯血统的雷伊了,亦或者,他根本就不再是雷伊了。
赫尔卡星人真是奇怪,明知道基因突变装置会在 增强他们的力量的同时,减少他们那少得可怜的生命和情感。那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银辉这个懦夫,他到底还是怕承担啊。
可是,光是变强 有什么用呢?这样就能让他喜欢的人回来了么?
不.......如果他肯那样的话......或许可以。
“我要去阻止她了。”银辉的的血色 瞳孔盯着远方。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看着眼前那个银色的影子慢慢的远离,直至不见,却始终没有做点什么。
我想我该回去了,等待那个银 色的生命陨落。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很清楚,雪颜会拼上祭司的力量去阻止陨石群的降临,而这样做的代价是付出生命,银辉的改变也许会扭转这一 切,不过不管怎样,死亡终究是注定的了。
那么死的究竟是谁呢?
在夜晚降临之前,一切都是谜。

 

 原创:jqlyyjf8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