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小豆芽的故事(37-40)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小豆芽的故事(37-40)

作者:      时间:2011-09-28 00:38:38
小豆芽的故事(37-40)
三十七·陨落
——流星陨落的时候,生命也一起陨落了。
银辉的血瞳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夕阳很美, 对,他人生中的最后一片夕阳。

三十七·陨落
——流星陨落的时候,生命也一起陨落了。
     银辉的血瞳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夕阳很美, 对,他人生中的最后一片夕阳。
他用手去接住洒下来的阳光,眼神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变得伤感起来。
他静静的坐下来,在那片光里。
他 在等待,等待着那个蓝色的身影,他知道或许他不会再回来了,可是他不后悔。
呐,这样就能证明他不是个懦夫了吧?
这样就能维护住他最后一片 尊严了吧?
他真是傻得可笑。
他依稀记起很多年前,他的妹妹对他露出的最后一片笑颜,那么逞强,却带着无比绚烂的光辉。
或许在离开 之前,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太阳或许同情着这个家伙,所以迟迟不肯落下去。
    不过,不管这一天的黑夜来的如何晚,太阳终究是要落下去的,而夜晚也终究会来临。
    所以,不管怎样,生命,终究都要陨落。
    银辉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了茫茫冰雪中那个熟悉的蓝色身影,他的血瞳开始有了一点变化。
    那个身影很快的跃上冰顶,仰起头来望着即将到来的黑夜,然后,她的眼睛闭上了。
    再次睁开的时候,也多了一抹血色。
  
    紫幽醒来的时候,四周静悄悄的。
    她挣扎着爬起来,努力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方才忆起是如何带着精灵来到塞西利亚,又如何遭遇海盗,最后如何坠入冰窖的。
那么现在她在哪里呢?
她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不在那个冰窖 里了,现在她眼前呈现的是很多很多冰封的尸体,空气中已经没有了血腥,只有风还在吹着,仿佛讲述着那悲伤的过去。
她摇摇头,伸手去摸胶囊。
胶 囊只剩2个了。
银辉呢?似乎是被海盗带走了.....
巧思?她没有来,同浅殇一样的,都是惧怕寒冷的。
那么......澈雪呢?
她 忽然恐惧起来,澈雪,是一只很重要很重要的精灵。
她看到了澈雪的胶囊,胶囊是裂开的,里面的精灵已不知去向。
她微微皱了皱眉。
这 时,遥远的天边,亮起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流星降临了。
雪颜的眸子在光的映照下忽闪忽闪的,看不出里面有些什么。
她站定, 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她的眼神变得坚定。
她的额头上隐约有什么浮现出来,散发着冰蓝色的光。
雪花印记。
在第一颗流星将要接近的时 候,雪颜忽然迅速的在地下布下一个结界,同时,她奋力跃起,她的身影被从额头弥漫开来的蓝色的光包围。
结界发出万丈光芒,吞噬了她的身影。
在 她的眼睛完全闭上前,她隐约看到一个银色的影子闪到跟前,同样的血瞳令她感到一丝恐惧。
然后,她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冲出了结界。

银 辉知道一切都迟了。
他很快,就会解脱了。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身体正在慢慢的消逝,融化在这片光里。
他不后悔,真的。
———— 他不是懦夫了吧。
可以向她证明了吧。
他的心忽然轻松了很多,而且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意。
他抬头向她一笑。
她的身体微微一 颤,接着,有什么晶莹的东西从里面滑落。
她奋力的喊道:“银辉,你这个傻瓜!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永远!”
接着,她轻盈的一跃,投入了 那片光里。
————也许这是最美的结局。
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在一起,陨落。

 

 

三十八·无题
——好了,都过去了。银辉,冰泪最后,还是没有原谅他。我们终于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光芒很快散去了。
    一切变得跟往常一样。
    刚在的那一幕,那么清晰的发生着,却已成过去。
    两个生命,陨落了。
    巧儿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只小豆芽的性格或许已经不是天真了。
    刚才的那一幕,他们都看到了,并且,很清楚的看到了。
    亚薰默默的扶起跪在地上的巧儿,抹去她的泪水。
“别哭了。”尼宝很轻的说。
    其实她也很想哭呢。
    老爹看起来更加的沧桑了,他的神色有着一份更加深切的悲伤。
罗丁想要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他垂下枝叶,默默看着悲伤的 众人。
“姐姐,他们.....都死了么?”紫灵出奇的镇定。
“嗯。”蜜糖淡淡的点头。
她们都司空见惯了。
柔羽挥动着受伤 的羽翼,在凄凉的夜空中不停的舞着。
与此同时,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紫幽缓缓的坐下来,她或许已经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觉得这一切都变得很奇怪,非常非常奇怪。
先是冰泪离开了她。
然后银辉莫名的失踪。
然后她还要目睹他们死在她面前?
现 在澈雪也不见了。
她把腰间的胶囊拿出来,释放开来。
出现在白光里的是涟漪和炙焰。
涟漪优雅的的凝视着紫幽,“怎么了?”她问。
紫 幽摇摇头,断断续续说出了几个字,涟漪的冷眸里掠过一丝惊讶。
“澈雪,不见了?”这回说话的是炙焰。
紫幽点头。
两只精灵沉默。
“漪, 跟我来一下。”洛吉拉斯拍打了一下翅膀。
“嗯。”布鲁克克紧随其上。

“你说,澈雪会去哪里?”炙焰的眼睛没有看涟漪,他望着远处 浩瀚的星空。
“不知道,依这孩子的性格,应该就藏在塞西利亚的某处。”涟漪望着地下的雪,眸子里泛起了一层雾。
他们,是紫幽的第一满和第 二满。
他们,聪明而睿智。
他们是紫幽的解围者。
“先回去吧,我想紫幽也许已经冷静过来了。”炙焰转身。
    “她本来就很“冷静”。”涟漪微微一笑。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那群精灵?”炙焰忽然停了下来。
    “依稀看到了一点呢,紫幽可真是的,就把胶囊开那么小一个缝。”涟漪从容的回答。
    “哦,我在想,那只小豆芽会不会.......”“是变异抗体的主人?呵,我也是这么想的。”涟漪打断了炙焰。
    炙焰淡淡一笑。
他 们之间,永远都这么有默契。

 

 

三十九·寻找澈雪 天剑云龙的出现
——紫幽看着眼前顽皮的男孩子,笑了。小剑,你还是那么有精神。
    炙焰拍打着翅膀继续往前走,忽的停了下来。

    “涟漪......”他欲言又止,“你先回去吧......我......明天早上回来。”

    “明天早上?”涟漪吃了一惊,“这么久,去哪里?”

    “你先别问这么多......保护好紫幽就是了....”炙焰张开翅膀,跃上天空,消失在星空里。

 

     “焰,你到哪里去了?”紫幽看着归来的红色身影,语气中有两分埋怨,八分担心。

     “这不重要,看,我把谁带来了?”炙焰落了下来
    紫幽迎上去,看清炙焰的背上,坐着一个赛尔。
这是.......
“小剑!”紫幽惊喜的叫了起来,极速奔上前去。
“姐姐!”那个 被称作“小剑”的赛尔跳下来,迎了上去。
    “焰,这是?”涟漪疑惑的看着炙焰。
炙焰喘了口气,方才回答道:“紫幽的弟弟,天剑云 龙。”
“天、剑、云、龙。”涟漪重复着这个霸气的名字,嘴角挂起一抹笑。
天剑云龙穿着闪光勇士装,一副顽皮的样子。
“姐姐,听炙 焰哥哥说,你被困在这里了。我就来了,看,这是什么?”天剑云龙举起手中的胶囊。
“这不是我的精灵们么?”紫幽惊喜的叫道,她接过胶囊,反复看 着,是浅殇、月琳、洛比的胶囊。
天剑云龙没等她多高兴会儿,便骄傲的举起了手中另一个胶囊:“姐姐,看啊!”
胶囊打开了,一只鲁斯王。
“啊, 这不是鲁斯王么?你也满级了啊?”紫幽走上去,拍拍鲁斯王的头,鲁斯王温驯的低下头来。
“幽姐姐,好久不见。”
    这下人多了,也热闹了,于是紫幽拖了好一会,才说出是澈雪丢了,于是天剑云龙的神色凝重起来。
“姐姐,小雪不能丢!她可是族长托付给你 的.......”
“小剑,我知道。可是,我们连澈雪的身份都不知道......族长为什么把她托付给我呢?”紫幽看起来很担心。
“不管 怎么样,先找找吧,顺便看看那只小豆芽到底要干什么。”浅殇的声音淡淡的,却很动听。
这只乌力朴是一个预言师,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嗯, 我看那只尼尔也很可爱呢。”吉娜斯端庄的站着,看起来高贵极了。
“月琳,你还是那么有闲心。”吉娜斯身旁的嘟噜噜王说了一句。
他是个开朗 的家伙,所以有个很可爱的名字——洛比。

午后,自由散漫的时间。
浅殇悠闲的浮在半空中,绿色飘带随着她的身姿在风中飘着。
洛 比在冰块上磨着角。
月琳守在紫幽身边,淡淡的看着紫幽的睡容。
这个家伙,不管情况多么危机,午睡的习惯总改不了。
天剑云龙在和鲁 斯王嬉闹,到底还是个孩子。
炙焰和涟漪坐在一旁,看着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真是悠闲的时光。
澈雪,就是当初阿克希亚族长交 给紫幽的那个精元。
只不过,里面并不是索拉。
族长到底用何在?只怕大家都不清楚。

 

四十·柔枝
——如同柳枝一般温柔,姐姐,这就是你吧。
又一次在半夜醒来,天色很阴沉,没有月亮。
仔细回味着刚才的梦。
黑 色的拜伦号,如同魅影一般的精灵在身边游荡着。
他对我说,想见姐姐么?
姐姐。
我真的,可以再见到你么?
他笑了,声音沙哑 而低沉。
“你的姐姐呀,在我这里。想来就她么?哼,就算再过几千年,你也不可能打败我。”
我抬起头怔怔的望着他。
暗影系?
草 系的克星?的确,想要战胜他,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我拼命的喊着,我说,把姐姐还给我!你们这些恶棍!
他冷笑着,“黑暗之门!”
我 惊醒过来。
天依然那么黑,就像刚才的黑暗之门一样。

 

 原创:jqlyyjf8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