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雷亚传奇》连载 11-20章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雷亚传奇》连载 11-20章

作者:      时间:2011-09-29 00:12:19
《雷亚传奇》连载 11-20章
《雷亚传奇》 作者:诺雅Ny 前传小说:《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一部:http://saier.2243.com/gs/541.html《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二部:http://saier.2243.com/gs/543.html-----

《雷亚传奇》

 

作者:诺雅Ny

 

前传小说:

《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一部:http://saier.2243.com/gs/541.html

《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二部:http://saier.2243.com/gs/543.html

--------------------------------------------------------------------------

第十一章


“哥哥,吃饭了。”落冰笑盈盈得向哥哥走来。
“呃……不用了落冰,我不舒服,一会儿再吃。”落令摇摇头。
“咦?哥哥你从来都不叫我落冰啊……”落冰奇怪的看着落令。
“哦……反正都一样嘛,我一会儿就来。”落令似乎在掩饰着什么,匆忙走开了。
正巧快斗来了,他拉拉落冰:“落冰,你和落令怎么不去吃饭呢?”
落冰摇摇头:“你不觉得我哥哥有点怪吗?”
快斗看看远去的落令:“谁知道他是谁呢?”
“什么什么?”落冰没听明白快斗的意思
“反正,你以后防着他点儿……”快斗说完走开了。
“防着谁?” 落冰更是摸不着头脑
“喂,快斗,落冰落令呢?还有星碎上哪儿去了?”碧罗无心吃饭,她身旁只有阿诺在狼吞虎咽……
正准备开吃的快斗听到这话,惊讶道:“星碎不见了吗?”
“没错啊,你没看见她吗?”碧罗焦急的向四处张望。
   “希望我想的不是真的……不要是真的……”快斗喃喃道。
“什么啊,快斗你在说什么?”碧罗成了丈二和尚 。
“碧罗,今晚,我要仔细观察一下落令……”快斗压低了声音
“额?”碧罗迷惑的看着快斗。

“你,就是落令?传说中的雷亚?”黑暗中,一个威严的声音问落令。
“没错。”
“就是你,杀了古伦的弟弟,对吗?”
“也许是吧……”
“别想狡辩!”古伦的声音突然传来,“就是你,杀了古约!不是你还有谁?!”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反正这种混蛋,死有余辜!”落令高傲得看着愤怒的古伦。
“死有余辜的是你!宇宙光波!”古伦全身被暗紫色的光芒所包围,他冷笑着,享受着亲手杀死仇人的快感……
“住手!”那个声音又传来了,“留着他还有用!也好捉住另一只雷亚!”
“你别想碰我的妹妹!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落令听到那个声音这么说,愤怒中带着一丝惊恐。
“你们雷亚的力量很强大,”那个声音变得邪恶起来,“只要吸尽你们的能量,我就是宇宙之王!”
“我说过了!不许碰我的妹妹!”落令愤怒的声音几乎要把长空撕破
“你的妹妹现在还平安无事,我们在那儿有卧底,他会替你照顾你妹妹。哈哈哈!”那个声音狂笑起来。
落令想挣开束缚他的铁链,却感到体内一阵翻江倒海,软软的倒了下去……

第十二章


夜,深了。
   落令趁着大家熟睡之际,轻手轻脚的推开飞船的门,跑到外面。
   多格达星球沐浴在明朗的月光下,温馨,而又神秘。
   落令跑进了树林,来到了一棵离生命终点进入倒计时的老树下,按下了开关……
   平滑的地面上,打开了一个黑黑的洞。
   落令冷笑了一声,纵身跳了进去。
   “落令?落令你怎么会在这里?……”黑暗中,星碎的声音无助的颤抖。
   “你看清楚,我不是落令!真正的落令已经被捉走了!”
   毫无疑问,他是假落令(众:废话!)
   星碎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那……那真正的落令在哪儿?”
   “已经被古伦捉走了,现在我要带走你!”假落令粗暴的拽起星碎,向洞口走去。
 
   “哼哼,你本事不小,竟能从我们手里逃出来!”古伦狠狠的踹了星碎一脚。
   一丝鲜红的液体从星碎的嘴角流了下来。红的触目惊心。
   “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星碎艰难的抬起头,狠狠地看着古伦。
   “我们吗?我们要——杀了你。”古伦狞笑着看着伤痕累累的星碎。
   “放了她!”落令愤怒的咆哮
   “这件事由不得你!”假落令奸笑着说。
   落令轻蔑的斜了他一眼:“冒牌货!你不配!”
   假落令恼了,狠狠地踢了囚禁落令笼子一脚,疼的直嚷。
   “那个……古伦先生我先回去了……否则会引起他们的怀疑的……”假落令看着古伦,没有古伦的命令他不能走。
   古伦不耐烦的一挥手,让他走。
   假落令一瘸一拐的走了。虽然有伤,但速度不慢,很快回到了飞船。
   就在他准备合眼时,听到了碧罗和快斗的对话:
   碧罗:“快斗,落令没什么不对的啊。”
   快斗:“可是,我依然觉得他很怪……”
   碧罗(不耐烦的):“行了行了,别疑神疑鬼的,我去睡觉了!”
   然后就是碧罗离开的脚步声。
   快斗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慢的离开了。
   假落令想:“看来他们已经有点怀疑我了,最好……”嘴角闪过一丝邪恶的笑,“最好先下手为强!明天,就去禀报古伦!”

第十三章


快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为什么我总觉得落令不对劲呢?可是……”快斗静静地思考着。
“难道真正的落令已经被捉走了?”想到这里,快斗打了个寒颤,“如果是这样?他们会把落令怎么样?”
月色,很浓,很神秘。
快斗离开房间,准备出去散散心。
当他经过落令的房间时,无意中透过门缝看了一眼……
如水的月色,洒在落令的屋里。
躺在床上的,不是落令!
快斗傻了眼,他揉揉眼睛,仔细往里看,没错,躺在床上的是一个可以破宇宙吉尼斯纪录的超丑精灵!
快斗想撕了那个丑八怪。
当快斗准备冲进去时,却在一瞬间发现:那个丑八怪。竟然又变成了落令!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眼睛有问题了?”快斗死命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难道真的是我在疑神疑鬼?可是刚才……”快斗的脑子转不过弯了。
月色依然那么神秘,似乎,包含着某个秘密……

“星碎,你是怎么被捉来的?”黑暗中,落令的声音打破了可怕的寂静。
星碎苦笑着摇摇头:“我不记得了。这,你也用不着知道。只是……落冰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我想,那个冒牌货应该不会构成什么威胁,他应该只是个卧底而已,探探虚实。”落令认真的分析着。
“可……可……他们为什么又要捉你来呢?”星碎疑惑的问。
“或许……是因为古约。”落令说。
“古约?古约不是已经死了么?”星碎的疑惑更大了。
“我想。那个什么古伦,把我们捉来,就是为了报仇……”落令苦笑。
“这……对不起……都怪我。”   星碎满怀歉意
“恩。”落令侧脸看看星碎,眼神很复杂。
“你!跟我走!”古伦突然冒了出来,拽起星碎就走。
“放开她!你想干什么!”落令愤怒的咆哮。
“哼!需要你管么?”古伦邪恶的冷笑,不由分说把星碎带到了一个像阁楼似的小屋内。
“你把我们捉来,到底要干什么!”星碎咬牙切齿。
“落令杀了我弟弟,而你,又知道我们的秘密。为什么,我想这就不用我说了吧!”黑暗中,古伦的声音显得特别狂傲,邪恶


“你弟弟?你弟弟不是落令杀的!是我杀的!”星碎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古伦愣了一下:“不,我不信,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杀得了古约!你是想为那只雷亚开脱吧!没门!”
“你弟弟天生就是个废物,谁都可以杀了他!”星碎轻蔑的一笑。
“闭嘴!”古伦狠狠的甩了星碎一巴掌,“否则我会杀了你!”说完,载着满腔怒气离开了。
星碎望着窗外的月光,脸上,滑过冰冷而又绝望的泪痕。

第十四章


“碧罗,你真的不觉得落令很奇怪么?”快斗又来缠着碧罗了。
“切~干嘛疑神疑鬼的啊,落令那有什么不对劲!”碧罗依然那么不耐烦,她在想星碎。
“那……你听我说啊。”快斗把昨晚的事叙述了一遍,然后充满期待的看着碧罗。
“不信。”碧罗的话打破了快斗的期望。
“喂!你不能说不信就不信啊!”快斗不服气。
“那你不是说,你第一次看见的是一个丑八怪,第二次看见的是落令吗?”碧罗歪着头看快斗。
“没错啊,怎么了?”
“这不就是咯!说明你眼神不太好!哈哈哈……”碧罗笑起来
“可是……我真的看到了那个丑八怪啊……”快斗弄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慢着!”碧罗突然认真思考起来,“你在晚上,怎么能看清落令的脸?”
“有月亮,不明白吗?”快斗心里骂碧罗够笨的。
“那……当你发现丑八怪变回落令时,月光是不是就没有了?”碧罗一脸凝重。
快斗仔细想了一下,“是啊,可这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轮到碧罗骂快斗笨了:“你好好想想,如果他是假落令的话,这不就说明。一遇到月光他就会显性么?”
“对啊!”快斗一拍脑袋,“这么简单的问题本天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悲剧,还自称天才,自恋啊……”碧罗无奈的摇摇头,“那么快斗,我们今晚,就让这个家伙现形吧!”碧罗的嘴角,勾起一

条坏坏的弧线。
晚上:
“落令,我们出去玩玩好吗?” 碧罗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对假落令说。
假落令看看窗外的月亮,心里一惊:糟!我碰见月亮会显形的!这可怎么办?
嘴上却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外面很热啊,不出去了,我还要陪陪落冰。”说着就要走,却被快斗一把拉住:“别走啊

,现在是晚上,外面怎么可能会热呢?”
“可……可我觉得很热啊……”假落令脑袋上冒汗了。
“月亮那么漂亮,不去看看么?”碧罗故意刺激他。
听到月亮这个词,假落令打了个寒颤:“不不不……不要!”
快斗不由分说,拉着假落令就来到了飞船门口,“走!怕什么!”
假落令死死的抓住门框,愣是不出去。
“你就那么害怕月亮吗?出去!”碧罗用尽全力推了一把,假落令摔下了飞船。
“轰!”的一声,假落令显形了。
“我们就知道,你不是落令!”快斗冷笑道。

第十五章


“你……你……你们……要……干……干什么?”冒充落令的丑八怪惊恐的看着碧罗和快斗。
   碧罗借着月光,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精灵,差点没吐出来:他长得像炸弹,碧罗不喜欢长得像炸弹的精灵。
“叫落冰出来吧,让他看看冒充落令的这个可耻家伙!”快斗冷笑。
碧罗扯起喉咙:“落——冰——出来看下——一个——丑——八——怪——!”
天摇地动(众:……)
“什么?”阿诺和落冰一同奔出飞船。
阿诺第一眼看到这个长得像炸弹的丑八怪就狂吐不止,一直吐了半个小时……
“唉?我哥哥呢?”落冰四周看看,没有落令的影子。
“你哥哥啊……”快斗叹了口气,“被他们捉走了,这个家伙是个卧底。”
“那……还不快去救我哥哥!”落冰着急的想跑,却被碧罗一把拉住,“你疯啦?!你的实力怎么可以和那些坏蛋比?再说没有

人引路你怎么去啊?!”
落冰停住了脚步:“那我该怎么办?总不能让哥哥惨遭毒手吧?!”
“恩……”快斗经过两秒钟的深思熟虑,说:“这样吧,阿诺和落冰留守大本营,我和碧罗让这个家伙引路,去救落令。”
“能行吗?没有精灵……”落冰还是担心
“喂喂喂!怎么可以丢我啊!我也要去会会那帮家伙嘛!上次把我抓走的仇还没报呢!”阿诺不满的嚷嚷。
“就这么定了!碧罗,let's滚!(众:你英语真好啊!我:过奖了~)”快斗潇洒的一摆手,拽起炸弹(长得像炸弹的精灵),

“走!引路!”
炸弹跌了个趔踀,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我告诉你!别耍花招!否则有你好看的!”碧罗威胁道。
炸弹战战兢兢的点头,却暗自在思考着如何明哲保身……

“哼哼!我想是杀你的时候了!”古伦打开落令的囚笼,黑暗中他的狞笑显得尤为恐怖。
   “你杀得了吗?” 落令高傲的看着古伦。
“借刀杀人,明白吗?今天我就要借拉德大殿的手杀了你!”古伦说这话时,似乎有点不甘心,“但我若亲手杀了你,报复的

快感会更强烈一些!”
“古伦,准备好了吗?”那个威严阴森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是的,拉德大殿。”
“对了,那只银蝶呢?”
“在另一个房间里,需要杀了她吗?”
“不,放了她。”
“为什么?”古伦惊异的问。
“你先把她带下来!”那个声音的语气不容反驳。
古伦心中虽疑惑,却依然把星碎带了出来。
“你不想让那只雷亚死,对吗?”那个声音带着一丝邪恶。
“没错,我想你们也杀不了他!”星碎说。
“如果能呢?”那个声音透着丝丝恨意,“只要我吸取他的能量,他就会变成一个废物!一个无法生存的垃圾!”
“绝对不行!”星碎怒吼。
“也许你可以救他。”那个声音顿了顿,“你只要失去记忆。我就可以放了他。”
“不行!星碎!别答应他!他不会放我的!”落令声嘶力竭的阻止。
   星碎回头望了望落令,凄美的一笑,“那好,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守信用!”
“可以。”
古伦急了:“这怎么行!我弟弟的仇还没报呢!怎么能轻易放了他!”
“没你说话的份!”那个声音突然愤怒而又邪恶起来,“否则你不会有好下场!”
古伦退到一边,不吱声了。
“你放心,”那个声音又对落令说,“她不会完全失去记忆,只会忘记我们,忘记你和你的朋友,但会记得自己的星系和星球…

…”
星碎凄美的笑依然挂在脸上:“没事的落令,看来我要结束我的星系旅行了。”
“对不起……”落令只能说出这三个字。
星碎随着一个蒙面人走进了里间,落令闭上了眼睛。
静悄悄的。
静的,让人心生寒意。
过了一会儿,星碎走了出来。
她歪着头看看四周,又看看落令,似曾相识,却完全忘记了。
“星碎,星碎……”落令试图唤回星碎的记忆。
“没用了,她不会记得你了。”古伦狠狠的瞪了落令一眼,“真是便宜了你!”
“你走吧。”那个声音对星碎说。
星碎目光呆滞的随蒙面人离开了,领走前,回头望了望落令。
目光,似曾相识。
茫茫宇宙中,划过一道华丽的银色炫彩。
像,天使的泪。

第十六章


“唉……唉……快斗不行了,我走不动了!”碧罗扶着一棵树喘气。
“走不动也得走!我们耽误一分钟落令的危险就会增加一分!”快斗不由分说继续拉着碧罗向前跑。
炸弹却停了下来:“走不动就歇一会儿吧!”
“用不着你管!”快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耍花招!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炸弹吓得保持沉默。
“喂!继续走下去会累死的!”碧罗死也不肯往前走了。
“不继续走下去落令也会死!”快斗拖着碧罗向前走(众:……)
没办法,碧罗只好一步一挨的向前走。
“扑通”一声,碧罗掉进了一个大陷坑内,“救命呀!快斗救命啊!”
“喂!你还没死呢!”快斗没好气的来到坑边,向下望去:“这坑还挺深的嘛……”
“把我救上去!快点!”碧罗气急败坏。
“怎么救啊?”快斗大天才抓耳挠腮了,因为这里什么工具都没有。
“有办法了!”快斗眼睛一亮,“你先呆在这里!我救了落令之后再来找你!”
“你这算是什么办法……哎哎!小心……”碧罗话音未落,快斗就被炸弹给推了下来。
“你真卑鄙!”快斗想杀了炸弹。
炸弹奸笑了一声,“在里面等死吧!没人会来救你们!”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别走!回来!”无论快斗和碧罗怎样咆哮,炸弹还是悠然自得的离开了陷坑。
“怎么办?”这是碧罗现在唯一会说的三个字了。
快斗借着月光,看了看四周:“碧罗你快看这座墙!”
“切!还不是墙!”碧罗看都没看墙。
“这墙……不是自然形成的!是有人精心雕刻出来的!上面还有字!”快斗兴奋的说。
“真的吗?”碧罗以超音速冲了过去(只听轰的一声……)“哪哪那哪啊?”
“这好像是古老的咒语……”快斗像个学士仔细研究墙上的文字,“好奇怪的字符啊?我看不懂……”
“你不是天才吗?怎么会看不懂?”碧罗急了。
快斗撇撇嘴:“拜托,依我看着应该是多格达星球上的文字,我怎么看得懂?还要报外星语培训班啊!”
“哎哟!”碧罗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却惊奇的喊起来:“有脚印!”
“啥?今天真奇了!”快斗又仔细趴在地上研究那脚印。
半秒钟后,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说:“这是一种精灵的脚印,向西去了。”
他们这才发现这是一个迷宫一样的洞。
“我好怕怕!”碧罗胆怯的说(众:。。。)
“有什么好怕的!”快斗掏出了两个手电筒,给了碧罗一个小的,“Let'go! ”
他们顺着脚印往前走,一直走,一直走。
突然,碧罗突然听见黑暗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快斗,你听!”碧罗拉拉快斗。
快斗侧耳细听,低声说:“谁?”
那个声音犹如黑夜里的幽灵:“不……要……往前……走……了,快……离……开!”说完,似乎昏迷了
“喂!为什么不能往前走啊!你不说我们走了啊!”快斗大声喊着。
没有动静。
碧罗蹲下身去,摸摸那个声音的主人。站起来时,一脸惶恐,说:“他……他死了……”
快斗正想说些什么,却再次听到了黑暗中的呻吟声……

第十七章


快斗白了碧罗一眼:“不要告诉我他还没死!”
“过来……过……来……”那个声音断断续续的招呼他们。
碧罗正欲过去,却被快斗一把拉住:“你忘了刚才那个家伙说不要再往里面走了么?”
“那……我们该听谁的?”碧罗为难了。
“你——是——谁——”快斗向里面大喊着,差点把碧罗震出洞去。
“别听……刚才……那个……家伙……瞎……说……”那个恐怖的声音仍在招呼他们,“我……有……事……否则……你们永远……也

……走不……出去……”
快斗看了看碧罗,径直向前走去。
估计走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面前,快斗便蹲下身来。
那个声音的主人一把抓住他,力气大得很,快斗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喂!放开我!放开我!”快斗拼命挣扎。
那个声音突然变得温和起来:“我不是要伤害你……我是……白凌星系的……念鹤……我叫……魔沙……”
“你到底有什么事?”快斗挣扎的不再那么厉害了。
“往前走……就会找到……出口……那个墙上的文字的意思是……古老的……洞口……隐藏着……一颗……巨大的……宝石……只有…

…守护神才能……”话没说完,魔沙就垂下了头,
“喂!别死啊,只有谁才能你还没说清楚呢!喂!”快斗拼命摇晃着魔沙,但魔沙没有一点反应。
“快斗,她也……死了吗?”碧罗战战兢兢的问。
“噎死。”快斗说
“古老洞口是什么?巨大宝石是什么?守护神又是谁?”快斗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先别想了,快按她说的走!否则救不了落令了!”这下轮到碧罗急了,拉起快斗就向前跑。
“难道是……”快斗眼睛一亮,“也许,守护神就是……”
眼前一束朦胧的光亮,却也让快斗睁不开眼睛。模糊中,他只听见碧罗在他耳旁喊:“快斗!这是不是那些坏蛋们的秘密据点

!……”

第十八章


“恩?”快斗从思绪中回归现实,看见眼前一片暗黑的建筑。
“进去吧!”碧罗鲁莽的就要冲进去。
“回来!”快斗一把拉住她,“入口在那边!”
“= =”碧罗囧。

“这是迷宫吗?”碧罗快要晕了,“谁会花那么多钱建这么高大的暗黑宫殿?!”
“我怎么知道!”快斗耸耸肩,继续往里面走。
“这里……好像有一扇……密门!哎哟!”碧罗不小心顺着密门到了进去。
门里似乎明亮了一点,让人心里的恐惧消除了大半。
“你看那是谁?”快斗一指。
“落……”碧罗差点冲过去,却被快斗拉住了。
“你没看见那边有一个看守吗?”快斗心里骂碧罗真笨。
“刚看见……”碧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过我们怎么去救落令?”
“这个嘛……”快斗经过一秒钟的深思熟虑就想出了好办法(众:不愧是天才啊!),叽叽咕咕得在碧罗耳边说了半天。
“明白!”碧罗敬礼,开始行动!
碧罗先来到看守面前,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像落令靠近。
“站住!”一看就是从小到大没喝过母乳的看守拦住了碧罗,“你是谁!”
碧罗突然指着看守背后的天空:“哇!UFO!”
“你说什么?油艾浮欧?”看守与丈二和尚成了兄弟。
没文化真可怕。
碧罗只好换了个词:“飞碟!飞碟!”
“是吗?”看守一转身,却看见了杀气腾腾的快斗。
“对不起,可能你会有点儿疼!”快斗一拳打向看守,毫不留情。
“我一定会回来的!”看守边喊边冲破大气层。
很遗憾,他大概一辈子也回不来了。
被囚禁的落令睁开了眼睛:“你们怎么来了?落冰呢?”
“我们不能来吗?落冰和阿诺留守大本营。”快斗挥挥手,“废话少说,走吧!”
“先打开我身上的链子……”落令又好气又好笑。
“这还不容易?呀——”快斗拿着黑武士光剑砍了下去。
铁链段为两截。(众:质量真差!)
“走吧!对了星碎呢?”碧罗问。
落令低下了头:“回去再说吧!”
“想走?没那么容易!”古伦邪恶的笑声突然传来,吓得碧罗惊出一身冷汗。
“拜托你……”碧罗气愤的一抬头,“拜托你……怎么长的和古约那么像……”
一提到古约,古伦苦笑了笑,随之替代苦笑的又是刚才那邪恶的笑:“我是他的哥哥,落令,你是逃不掉的!”

第十九章


“你们的头儿不是让我走吗?”落令冷冷的说。
“可我没答应!”古伦说,“这一次,我不会听他的!”
“少在这里磨嘴皮子!有种来场真正的战斗!”落令不耐烦了。
“你以为我不想吗?”古伦冷冷的一笑,“我打赌,你一定会输得!”
“谁输还不一定呢!天雷闪!”落令一技天雷闪打过去,古伦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了过去
“速度很快啊!”落令淡淡的说。
“你的速度就不一定了!”古伦冲向落令,“神罗!”
落令本想闪开,却突然想到身后的碧罗和快斗……他定定的站在那儿,任凭神罗打向他的身体。
一丝鲜血,从落令的嘴角滑落下来。
“我就知道你的速度比不上我!”古伦得意的看着落令。
“对不起……落令……”碧罗心疼的扶起落令,却被落令一把推开,“快闪开!”
神罗再次打中了落令的身体。
“混蛋!”快斗攥紧了拳头。
“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只要再受一技神罗,你就可以永远长眠。”古伦的拳头上充满了力量, 看来他准备对落令打出最后一击


落令勉强站起来,“不,一,定!”
“那你就试试看!神罗!”古论狞笑着向落令打出了神罗。
“高压水枪!”一股强大的水柱打飞了神罗,神罗的力量击碎了旁边的岩石。
碧罗惊喜的一转头:“嘿!阿诺快来!”
“三打一!你们也打不过我!”古论的脸上依然狞笑,他指着落冰说:“就凭你,只不过是只废物雷亚罢了,至于你的哥哥……

那就更不用说!”
“闭,嘴!”落冰咬牙切齿。
“我就算不说,这也是事实!”古伦耸耸肩,“怎么,你还想救他不成?”指了指落令。
“瞬!雷!!天!!!闪!!!!”落令咬着牙将瞬雷天闪力量打向古伦。
“啊……”古伦没能躲过去,瞬雷的力量非同小可,古伦的体力减去了四分之三。
“废物!”这次轮到落令说这两个字了。
“我古伦殿下会那么容易被打败吗?意念控制!”古伦抽出一只手来,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了落令的意志。
“你……你……”落令现在身不由己,身体完全不听自身控制。
“别想得逞!高压水枪!”阿诺愤怒的将威力最强的招数打向古伦。
古论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他抢在高压水枪之前控制了阿诺的意志,高压水枪反而喷了阿诺自己一身。
阿诺洗了个痛快澡。
“我说过,你打不过我!宇——宙——光——波——!”古伦另一只手被一股紫黑色的暗气所笼罩,那是宇宙光波的能量……
落令大汗淋漓,他也在慢慢的积蓄着力量……
   在古伦即将要发出宇宙光波之前,落令全身的能量爆发了:“呀————————”
大地几乎都要被掀起来,天空似乎都要被撕裂……
一切过后,又恢复平静 ……
“你还真有两下子!”古论居然没有死,“不过我还有一招!幻魔之光!”
一阵眩晕,落令只觉得天翻地覆……
醒来后,落令发现自己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
“落冰!碧罗!快斗!你们在哪儿?!”落令焦急的向四处呼喊着。
“懦夫!关键时刻就胆怯了吗?”古伦的声音传来了。
虽然落令看不见古伦,但他可以切身体会到古伦轻蔑的语气,“谁说我胆怯了!有种你给我出来!”
“我不会出来……”古伦故意停顿了一下,“这是光之幻境,一共有三个强大的精灵,也就是你的对手。你只有打败他们,才能

走出来,否则,你便会代替那三个精灵之一,直到下一个对手来挑战你!哈哈哈……”古伦的狂笑声渐远了
落令的嘴角勾起一条桀骜不逊的弧线:“对手?雷亚,没有对手!”

第二十章


似是一阵天摇地动,落令差点跌倒。等他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又到了另一个地方。
不远处,还有一个浑身洁白的精灵。
“宇飞?(博伊,飞行系)”落令奇怪落冰的朋友怎么会在这里。
“恩?”宇飞抬起头,看见了一脸惊异的落令,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我是被古伦关进来的。”落令有点尴尬。
“唉……”宇飞叹气,“古伦很卑鄙……”
“卑鄙?”落令不懂宇飞在说什么。
宇飞忧郁的眼睛更加忧郁了:“其实……古伦也许知道我是你妹妹的朋友。但是只要任何精灵进来,就必须打败我们三个,否则

,将代替我们困在这里……他会觉得你下不了手,然后代替我……呆在这里。”
落令背过了脸去。
“不过,”宇飞扳过落令的身体,“我自愿让你杀死,这是我自愿的……”
落令犹豫。
宇飞轻轻的说:“杀死我,继续挑战下一个对手,我相信你可以打败他们。再说,就算你把我弄了出去,我也打不过古伦。而

你,却有希望。”
“可是……”落令下不了手。
“你不能犹豫,在战斗的时候,你也会这样犹豫吗?”宇飞强作欢颜逗他,“我喊123,你就动手!最好是一招杀死我!”
“1。”
“2。”
落令咬紧了嘴唇。
宇飞闭上眼睛:“3!动手!”
“天雷闪!”落令没有犹豫,可是他那不轻弹的眼泪,却滚落下来
   宇飞洁白的身体被鲜血所染红 ,她微笑着倒下了。
“宇飞!”落令冲了过去,“你没事吧……”
宇飞微微喘息:“傻子,没事的话,你怎么去挑战下一个对手……你……记住……一定要……打败……古……伦!”说完,闭上了

她美丽的眼睛。
“对不起……”落令只能说这三个字。
宇飞的身体渐渐的飞升了起来,她那博伊特有的光坏,照亮了整个天空。
博伊的光环,象征着信任,永恒。
“宇飞,我会替你报仇的……”落令喃喃道。
坚定的脸上,再次浮出了自信的微笑……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