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雷亚传奇》连载 41-50章 + 番外篇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雷亚传奇》连载 41-50章 + 番外篇

作者:      时间:2011-09-29 00:19:18
《雷亚传奇》连载 41-50章 + 番外篇
《雷亚传奇》 作者:诺雅Ny 前传小说:《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一部:http://saier.2243.com/gs/541.html《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二部:http://saier.2243.com/gs/543.html-----

《雷亚传奇》

 

作者:诺雅Ny

 

前传小说:

《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一部:http://saier.2243.com/gs/541.html

《阿克西亚的故事》第二部:http://saier.2243.com/gs/543.html

--------------------------------------------------------------------------

第四十一章


不知所以然的看守们全都冲了上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碧罗听到快斗发出一声低沉而又威严地的声音:
“灭——空——绝!”
“轰——”一阵强大的气场差点把碧罗刮到天边,“我说你悠着点儿会死啊!……”碧罗的抱怨声很快就被气场所发出的强大轰

隆声所淹没。
“对了,宝石!”碧罗这才想起主要的事来,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宝石
快斗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一回头,急了:“喂!碧……”
“咣当!”碧罗也被反弹回来,倒在快斗身边。
“哎呦……痛死了啊……”碧罗的脑袋上长了一个蘑菇,“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快斗忘记了身边的危险,静静的思考着:刚才被反弹回来的那一瞬间,感到一股强大的磁波冲击着身体,难道宝石周围有一个

磁力阵?
想到这里,快斗兴奋起来。只要知道原因,就能解决问题:“碧罗……我想我……”
“去死吧!”快斗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哎呦!”某快斗被悲剧的撞出去,与结实的墙壁来了个亲密“接吻”【众:恶心啊!快斗:你去死!】
快斗拍拍身上的灰尘,没有生气也没有扁人,只是对碧罗说:“记着,照计划行事。”
碧罗愣了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嗖——”快斗抽出一把短剑射中了天花板上的灯,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我的眼睛……”碧罗一时适应不了光与暗的快速交替,眼睛发花。
快斗使劲瞪她,无奈碧罗啥都看不见。
快斗大喊道:“我在这里啊!有种你们就来抓我!”说完绕着整个房间奔跑起来
,一边跑一边祈祷:“碧罗快点啊……”
碧罗终于看清楚了,模模糊糊的看到有两个幸存的家伙在追着快斗满屋子跑= =
碧罗深吸一口气,对着磁力阵发出了攻击:“嘿!灵光闪!”
“轰——”磁力阵的破裂声差点把碧罗震傻了,“震震震震震死我了……”碧罗再次陷入两眼发花状态。
一个看守最先反应过来:“上当了!别忙着追他!快去护卫住能量宝石!”
碧罗继续悲剧
快斗没时间等她悲剧完毕,一个箭步冲到能量宝石前:“你们休想碰能量宝石一根毫毛!”
“就凭你?!”一个看守刚准备将快斗拽下来,却只听“咚”的一声……
“虽然我很悲剧,我不会一直悲剧下去的。”碧罗弹了弹腿上的灰尘。
快斗感激地看了碧罗一眼,转身拿下了能量宝石。
“你们别得意!”正当快斗准备大功告成班师回朝时,身后又传来一个声音
“我忘了告诉你,幸存的家伙有两个……”碧罗无奈的说,“完了,别指望了。我没力气了。”说完就晕倒在地上
“我也没力气了……”快斗闭上眼睛准备当陪葬。
“绝……”
“住手!”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黑暗中。
“是谁……”快斗努力保持不让自己的意识消失掉,但是徒劳。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就昏了过去……


 

第四十二章


一阵微风静静的拂过碧罗的脸颊,与光明接触时,碧罗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房间里了。
“这是哪儿啊……”碧罗的头有点痛,突然她猛的一拍脑袋:“啊!能量宝石!”
碧罗一个鱼打挺跳起来,“快斗!快斗!”
“你踩到我了……”碧罗脚下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呃……I'm so sorry…… ”碧罗道歉,“能量宝石呢?在哪儿?”
“能量……能量宝石……”快斗手往腰间一按,“哎!?在我身上呢!”
“没丢!”碧罗惊喜,但她脸上的惊喜立马变成了疑惑,“能量宝石怎么会没事呢?我……我们怎么也会没事儿呢?……”
“这……”快斗按了按脑袋,“我想想……”
碧罗保持沉默:快斗思考时不喜欢别人打扰他。
“啊我想起来了!”快斗猛的一拍脑袋,“我记着在我昏迷得那一瞬间,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一闪而过,至于是谁……额,我不知

道……”
“会不会是落令?”碧罗没头没脑的猜。
快斗摇头:“不可能,不是落令。落令如果离开了落冰,他们就有危险了。”
“那是谁?”碧罗歪着脑袋想,“不可能是暗黑之堡里面的人吧……”
“不知道。”快斗摇头,似乎想把脑袋里得碎碎念统统甩去,“哎呀!忘了正事了!落冰他们还在等我们呢!”说完一溜烟跑…

…哦不,是溜了……
“死快斗你仗着你有溜冰鞋你跑个毛【和谐】啊!等等我啊!”某碧罗在后面发狂地追呀追……
于是场景切换:
古伦面对满目狼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奇,告诉我你这么做的原因。”
“就算是我们得到了能量宝石,也无法运用它。他不属于拉德大殿,它属于它的主人。”
“你在怀疑拉德大殿能量吸收的能力?”古伦皱了皱眉头,神色严肃起来。
“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古伦突然发起怒来,“你不要以为你有多厉害!拉德大殿手下的强将多的是,随便一个说不定

都能干掉你!如果你要当叛徒的话,就立即滚出去!”
“随你的便。”说完,那个高大的身影——奇,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间转换……哼!好像就你会似的!”古伦一脸的不屑加愤怒,“晞魄!”
“有事吗?古伦大人?”另一个身影从角落里闪出来。
“奇是从小就跟着你的对吧……”古伦的语气都露着少许无奈,“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他就那么突出,为什么他就那么桀骜不驯

,为什么……”
“您放心吧,古伦大人。”晞魄语气很顺从,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我会好好调教他的!”
古伦再一次深深的叹气:“那就交给你了……”
月下无言,生活在暗黑之堡里面的精灵都有一个特殊的嗜好,那就是赏月。他们的世界没有欢乐,他们不懂得什么叫做快乐。

每当面对对手在死亡的边缘痛苦的挣扎与那种浸透着绝望的鲜血,他们的脸上才会浮现出几丝仅略带快感的笑容。死亡带给他

们的快乐毕竟是短暂的,短暂的快感过后,便会再次陷入无休止的寂寞与孤独……
奇,和他们一样。他认为月亮和自己一样,悬在天边,被孤独所包围。孤独同时也浸透着冰冷的绝望,这种痛苦,是非常人能

忍受的…… 
心的煎熬却让奇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但也就在同时,两行清泪流出风华绝代的蓝瞳,落在地上,碎了。里面,尽是绝望…

…    

第四十三章


“哈啾……”夜空下,碧罗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真麻烦,两块宝石都融合了,落冰怎么还那么虚弱啊……”
“可能需要恢复一段时间,毕竟融合所产生的能量很大,也许落冰的身体一时适应不了这种变化。”未等快斗开口,落令就回

答了碧罗的问题。
“落令?”碧罗惊讶的一回头,“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不去照顾落冰吗?”
落令耸耸肩:“还好她现在没事,我出来放松一下不行吗?对了,你们是怎么拿到能量宝石的?说说看。”
“这……”语言表达能力不怎么强的碧落歪头看了快斗一会儿。
快斗心领神会。
“因为这个所以那个……”【被华丽丽的PIA飞】
“我们很奇怪,最后救我们的那个人是谁。看起来似乎很强大,我只记得他的双瞳是碧色的……”
“呃……猫眼啊你!”碧罗无语了,“不过,看起来很帅呢……”
于是碧罗又开始花痴了。
落令却一怔,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快斗:“你刚才说……碧色的眼睛?”
“对啊……有什么不对的吗?”快斗也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落令,两条不可思议的目光交射在一起,于是显得更加不可思议……
“据我所知,整个星球上只有一种精灵有碧色的眼睛,紫色、碧色、蓝色、血色这四种颜色是多格达星球生命的象征,同样,

有着碧色眼睛的精灵,也就是王者的象征……”落令若有所思地说。
“那么这种精灵是……”碧罗坐等落令接出后半句。
“索尔拉丝。”落令顿了顿,又说:“但这种精灵已经灭亡了,不过也有传说,这个种族仅剩一只索尔拉丝,但不知为什么,

他的族人都死了……”
碧罗长大了嘴巴:“那么这么说,救我们的就是幸存的那只索尔拉斯?”
“不知道,毕竟索尔拉丝种族有没有灭亡还不能确定。但是你说的碧色双瞳……”落令有些糊涂了,“你确定你没看错?”
“没有。”快斗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这……”落令话还没说完,就听倒了飞船里落冰的呻吟声。
“她醒了!”落令抛下快斗和碧罗,飞一般的冲进了飞船。
   “我们的问题还没解决呢,真是的……”碧罗嘟囔这小嘴,又坐在草坪上,继续望天……
快斗在一边很认真的思考着,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
“阿诺?你怎么出来了?”碧罗问。
阿诺打了个大哈欠:“他们兄妹俩在里面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啊,所以回避才是王道。”
碧罗脸上浮出一丝奸笑:“阿诺,过来。”
“什么事?”阿诺一脸茫然,慢慢的走到碧罗身边。
“乖……趴下……”碧罗继续奸笑,“哇哈哈,真舒服啊!”
   可怜的阿诺像快斗投来求救的目光,无奈快斗思考问题太过认真,对其无视之~
于是咱们54他们,镜头切换到飞船内:
“冰,感觉好些了吗?”落令关切的问。
“还好……”   落冰一脸倦容,突然,她的目光定格在了落令的双瞳上。
落令被看得有点发毛:“冰……你怎么了?”
“哥哥,你的眼睛?……从前就是这样的吗?”落冰奇怪的问。
“就是这样的啊……”落令看了看落冰紫色的双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找碧罗他们。”
“恩。”落冰点点头,轻轻地合上双眼,一抹紫色消失在了落令眼前。
微微含着一丝苦的笑荡漾在落令嘴边,清澈的湖水伴着月光,映出一个金色的影子,只是那双瞳,却是琥珀色的……

第四十四章


琥珀色的双瞳,一下子让落令什么都明白了。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和多格达星球得能量融为一体,也明白了自己的力量没

有传说中雷亚那么强大……一切,只因为他的血缘,他是雷亚与雷伊的混血儿,他的身上,有着雷伊的血统,他终究不属于这个

充满王者的星系,尽管他身上的一半血缘属于另一个星系的王者,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紫色、碧色、蓝色、血色……”落令喃喃道,他被排除与王者之外了……
王者,真的那么重要吗?或许我现在做的,不是在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王者,而是要保护整个星系乃至宇宙的安危。管他什么王

者,重要的……落令苦笑,他要眼前这片浩瀚的星空保持明朗,他要他的至爱活下去,他要让种族延续下去……不过,自己算的

上是雷亚吗?只不过,是个异类罢了……
知道湖面上泛起一丝微红,落令才发觉已经破晓了。天边只有几颗寥寥无几的星星,执着的闪着微弱的光芒。直至东方的鲜红

完全将他们湮没。
一切,随缘了……或许至死,也无法见到他心中唯一的爱了。有缘,无份,就是这样。
“喂喂!S碧罗!你这一晚上到睡得挺舒服的啊!”快斗不耐烦的撩开阿诺的尾巴,“阿诺……”快斗猛然发现阿诺睡得贼死,

比碧罗还死。狂汗……身上压着人还睡得那么舒服……
“起床啦!”快斗拿着大喇叭在碧罗耳边大吼。
“你【和谐】找S是不是?!!”碧罗猛地跳起来:“敢打扰本小姐睡觉?!!!!”
“啪——”快斗手中的喇叭碎了【导演:赔钱啊!这个喇叭三毛钱!!!】
快斗懒得计较:“快把阿诺叫起来,要不该着凉了!我们在飞船外面睡了一夜!”
“啊?!”碧罗彻底清醒了,一句话都没说拔腿就往飞船里跑。
“喂!你跑那么快干什么!飞船不在东边!在西边!”快斗一边气喘吁吁的拖着阿诺一边追碧罗。
碧罗立马掉头,朝飞船所在地狂奔ing……
“嘭咚!”飞船门被撞开了,“哎呀!”
一道白光刃直直的劈向碧罗,还好碧罗身体一闪,白光刃击破了旁边的挂灯。
“碧罗?”落冰惊讶,“没伤到你吧?”
“没……没……”碧罗战战兢兢的看了看地上碎了的挂灯,刚才那一瞬间差点吓死她。要不是躲得快,估计早就找耶稣去了。【

虽然说我更想去找春哥】
“啊,落冰,能量宝石……”碧罗话才说了一半,就被落冰接了过去:“放心吧,感觉很好。现在不论是什么招数,都轻松多了

呢!”
“啊,那就好。”碧罗长吁了一口气,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
暗黑之堡:
“奇,你说现在古伦大人能杀了落令吗?”晞魄一边玩弄手中的水之能量一边问身旁的奇。
奇不说话。
“说话!”晞魄狠狠的将手中的水之能量甩在墙上,“你这是什么态度?”
奇沉默了半晌,才说:“你觉得我们这样做,应该吗?如果古约真的不是被落令杀死的呢?……”话没说完,就被晞魄打断:“

你在怀疑古伦大人?”
沉默。
“暗黑之堡的精灵们只需遵守一条宗旨就行,那就是,服从。”晞魄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管你习不习惯。”
奇还是没有说话,他默默的走了出去。依他之见,这不是服从不服从的问题,更是出卖自己良知的问题……
“波涛碰撞!”奇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接着一股水流狠狠的打在他的背上。奇顿时听到的肩胛骨扭断的声音。
“几年前,你接不下我这一招。几年后,你还是接不下去?”晞魄居高临下的看着奇,轻蔑的眼神刺痛了奇的心。“破攻!”
“啪!”
意思鲜红从奇的肩部流出来,却不见一点伤口。
晞魄盯着奇碧色的瞳子说:“既然无力反抗,你要做的,就只有服从!否则,丢了性命的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第四十五章


古伦轻蔑的看了看眼前的落令:“我今天来的目的你很明白,就是来取你性命的!”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落令没有多说,一道白光刃就劈向了古伦。
“嗖——”古伦身形一闪,白光刃只擦伤了他的胳膊。
古伦漫不经心的擦去流出来的血,却在落令分神之间冲了上去,“战斗时可不能分心!神罗!”
落令感到身上有一些伤口被神罗的强大冲击力给震裂了,一丝丝鲜热的液体流了下来,绽出死亡的玫瑰。
听到声音的落冰出来了,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闪开!”落令用尽全力把落冰撞开,几滴血肉相连的鲜血站到了落冰身上。
“哥哥……”落冰又惊又疑的看着哥哥。
落令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眼前这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少女,与他的血缘关系只有一半……
一半……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血缘关系,我也要保护她,它是整个星系乃至宇宙的希望!落令咬紧牙关,调动身上所有的电流,一起发

射像古伦:“瞬!——雷!——天!——闪!——”
“轰——”【众:爆炸了吗?……】
“咳咳……”一阵带着电流气息的热浪过后,古伦完好无损的站在落令眼前。
“玩完了吗?”古伦歪着头看了看落令,就像在看一个小丑,“你以为这对我会有伤害吗?厄罗尔特防能力很强,更何况……”

古伦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或许我不该和你说那么多,你死到临头了!尊敬的雷亚殿下!”说完,一记神罗又打了过去。
落令身体又挨了重重的一击。
落冰呆呆的站在旁边,冰冷的泪水顺着她绝美的脸颊滑了下来。
然而落冰突然觉得眼前的落令好陌生,他的身上似乎有一种自己身上没有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斩断了他们的血缘……
一瞬间,落冰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个没经大脑思考的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他不是我的哥哥!他不是雷亚!
不!不能这样想!落冰拼命地摇了摇头,把这一念头从大脑中驱赶出去。眼前这个从小就保护着她的哥哥,怎么可能与自己没

有血缘关系呢?怎么可能不是雷亚呢?……
将真理拉得最远的,是理智。
落令感到眼前一片的都模糊了,他明白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只是……他苦笑着望了望这个与他只有一半血与那关系的妹妹,

不,也许是没有血缘关系。“不论怎样,我都要你活下去……活下去……”落令喃喃道。
“怎么了?那好,我就先解决了她再来杀你!”古伦邪恶的笑着,一步一步向落冰走来。
“碧罗……快回飞船……快回去!”落冰一边努力的迫使自己镇静下来,一边把碧罗推向飞船。
“放开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不然我就没脸再当碧罗修竹了!”碧罗一连大气凛然的样子。
“哦?看来都挺有义气的嘛!那我连你一块儿干掉好了。”古伦的手被一团黑气包围着,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高压水枪!”一股强大的谁主讲古伦撞出十几米远去。
“帕诺星系的废物!还想来打我?!”古伦发怒的神情十分可怕,“神罗!”
“阿诺闪开!”快斗猛地推开了阿诺,结果被神罗打伤了腰。
阿诺背起快斗,像碧罗他们这儿跑来。
可怜落冰还不知道自己完全有秒杀古伦的能力,只能惊恐的往后退着。
“你别碰他们!有种冲我来!”回光返照的落令身形移动,挡在了古伦面前。
“垂死挣扎有用吗?”古伦仰天长笑,“你不可能再是我的对手了!”
落令没有说话,沉默的可怕。
“哥哥……”落冰脸上的表情被泪水所凝固,她知道落令接下来要干什么,使出自杀式的招数——超天闪。

第四十六章


这个世界对于落令来说,已经不存在了……
只是那双风华绝代的紫瞳,在无边的黑暗中默默的注视着他,不论他强与否,只因兄妹情深……
“落冰,雷亚种族,就拜托你了……”落令唇边扬起一条若有若无的弧线,挑起他的自尊,挑起他的爱。
古伦似乎明白了什么,却没有露出任何惊慌的神色,反而饶有兴趣地在一边观看着。仿佛将要死的是落令,不是他。
也许他是对的。
超负荷的电流在落令体内蓄势待发,伤痕累累的落令必须一刻也不停息的调整着自身的电流,还要保持电流释放的秩序,否则

超天闪是打不出威力的。
“够了……”落令感到全身被一种电热包围着,待这电热冷却下来后,他的身体,也将冷却。
成败在此一举。
“超!!!——天!!!——闪!!!——”
“几乎无敌的超天闪啊……”古伦面对朝他冲来的强大电流光柱无动于衷,“意念控制!”
“你混蛋!【和谐】”碧罗就算再白菜也能明白古伦这一招意味着什么。
落冰的眼泪夺眶而出:“不要啊!哥!”
说着,就想要发出白光刃来破除意念控制,却被快斗拉住了。
“没用了,你这样做,只能加速落令的灭亡……”快斗沉重的摇了摇头。
超天闪的能量在落令体内无法释放出去,只能一点点的积蓄,积蓄,最终,会反伤害主人的身体……
“冰,对不起……”落令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以自己的意念来对付意念控制了,晶莹的泪珠划过他的脸颊,这是他最后一次落泪

,为那个与自己只有一半血缘,不,也许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而落泪。
是最后了吧……
“轰!!!————”
“落令……落令我求求你不要死……”碧罗跌跌撞撞的冲向倒在血泊里的落令,“求求你……不要死,不要死……”
“废物!一边去!”古伦一脚踹开了碧罗,“落令,你这个垃圾!”
“古伦!你放了我哥哥!我不允许你碰他!快斗你放手啊!”失去理智的落冰疯了一样的冲向古伦,却被还未失去理智的快斗

拉住了。
古伦连看都没看落冰一眼,卡住落令的脖子,将他提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我要对你说五个字:“你、是、个、废、物!”
落令微微睁开双眼,面带微笑,一口鲜血喷了古伦一脸。
“你就那么想死吗?那我成全你!”古伦一拳打中落令的胸口,地上顿时划过一条长达几米的血痕。
琥珀色的双瞳,映现出一对含着眼泪的紫瞳。
“对不起……你不是我……妹妹。但……我要保护……你,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落令说完,眼睛闪动了一下,瞬间

失去了光彩。
“哼……”古伦脸上漾出了杀戮后得出的快感
奇怪的是,落冰面对死去的落令,反而平静了。
“落……冰……你没事吧?……”碧罗不顾自己的伤,反而先问落冰。
快斗紧张的看看落冰,招呼阿诺:“阿诺过来!”
阿诺这才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快斗面前,死死的盯着古伦。
落冰走到古伦面前,毫无惧色,浑身上下完全透发着王者的气息:“明天,还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我要用实力证明给你看

,谁,才是废物!快斗,我们走!”
古伦轻蔑的看着落冰远去的背影:“废物就是废物,管你是不是什么星球守护神,管你是不是什么雷亚!”说完,空间置换回

到了暗黑之堡。

   “冰,我要永远保护你!”
“我要保护你,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哥哥,你兑现的你所说的,但我不想要你用那么沉重的代价来保护我,我只想要你在我身边。因为,我爱你……

第四十七章


有时,世界就是这么残忍。
最后一只雷亚,最后的星球守护者。
以前,是哥哥守护着我,那,现在,我要守护这颗星球了。
落冰仰望天穹,天边的那几颗闪烁着微弱的光的星星,似乎在向她表达某种意思。
太阳很快就出来了,再等上那么一会儿,替哥哥报仇的事可就要来了。
落冰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风吹影动,落冰问:“碧罗,快斗,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碧罗和快斗同时一惊,尴尬的说:“没……什么,只是想问问……”
“问什么?”
快斗想了想,说:“落冰,我们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确定……”
“我确定什么?确定我能不能打败古伦?”落冰脸上掠过一丝冷酷的笑,“如果我当时懂得如何运用星球能量,哥哥还会死吗

?”
“……”快斗无言以对,“碧罗,咱们走吧。还有,落冰,不要意气用事。”、
“这个不用你教我。”落冰说完,再也没理他们。
等待的时间并不漫长,古伦没有迟到
“落冰?呵,最后的雷亚。”古伦用略带嘲笑的口气说。
“很快,这是你最后一次嘲笑别人。”落冰已经开始调动全身的电流,准备发动攻击。
“意念控制!”古伦速度不慢。
落冰脸上再次掠过冷酷的笑:“你以为,会对我有用吗?可惜,无效!”
“什么?!”古伦一脸吃错药的表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色光波!”
“什么东西……”古伦眼睛被刺激得生疼,除了一片金色,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就在古伦找不到北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电流麻痹了他的全身,使他动弹不得。
“去见你弟弟去吧!瞬雷天闪!!!”
“轰——”古伦原先所在的地方只剩一个大坑。
瞬间移动救了古伦。
落冰不甘的看看他:“你现在和瞎子没什么区别,我会让你很快就下地狱!”
“小姐,狂妄自大可不好哦。”古伦闭着眼睛,一丝神秘的微笑浮现在他脸上。
“电流切裂!【众:你尊会起名!】”落冰冲过去,两手一挥,一阵强大的电流劈向了古伦。
“真是个嫩果,有种你让我变聋。”古伦凭听声音闪开了攻击,并由此确定了落冰的位置,“神罗!”
   落冰也吃了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身形移动,神罗劈断了一棵大树。
“有长进嘛!”金色光波的作用渐渐消退,古伦可以模糊看清周围的环境了。
听到声音的碧罗和快斗跑了出来,暗暗为落冰捏把汗。
“你们怎么?……”落冰分了神,就趁这功夫,神罗打伤了她。
落冰的体力瞬间被减去了大半,她跌倒在地,不由自主的冒着虚汗。
“废物!”这两个字有一次在她耳边响起。
落冰低着头,没有说话。
废物?
连一只厄罗尔都打不败,何谈当什么星球的守护者?
“雷亚,没有对手!”哥哥的话也在她耳边回响起。
对!雷亚,没有对手!落冰站起来,以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古伦。“你现在说这两个字,为时过早了点儿吧!”

第四十八章


因爱,产生力量。
七情六欲,唯爱力量最大。
落冰的紫瞳,像度上了一层薄冰,透发出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古伦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落冰因爱而产生的力量,“呵,站起来了?不赖啊。”
“落冰……”碧罗隐隐约约为落冰感到担心,毕竟古伦的实力不可小觑。
快斗对她使了个眼色,并说了句:“你要去帮忙,只会越帮越忙。”
“切~”碧罗瞪了他一眼,干脆坐在地上看免费武打戏。
落冰的双手上的手指跃动着金色的电流:“古伦,你想尝尝,被亿万伏特活活电死的痛苦吗?”
“好啊,我等着。”古伦微微的笑,根本没有把落冰的话当回事。
“好吧,就算你求饶,这也来不及了。”落冰紧盯着古伦,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古伦事先早有准备,他的面前有一到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隐形屏障。
“天!雷!灭!闪!”落冰双手高高举过头顶,一团强劲的电流先是包裹她的双臂,继而慢慢扩展,直至将她的整个人都包围

在一团电流之中。不愧是宇宙的踏雷之神,亿万伏特的电流一瞬间将方圆二十米之内的所有植物全部烧死,只剩一片凋零的枯

黑,给古伦做陪葬。
“该死的,好热!”古伦暗暗发功,“宇宙屏障!”
又一道隐形的屏障立在古伦面前,顿时,古伦周围的温度降低了一些。
阿诺这时从飞船里出来了,”怎么……“话还没说完,就被碧罗给推了回去,!=“臭小子!出来找死啊!水能导电这种科学道

理都不懂!”
“轰!——”古伦面前的隐形屏障被强大的雷电所击破了,“怎么会这样!宇宙……”
很可惜,茫茫的电流声淹没了古伦最后一丝声息,使他坠落于死亡的深渊中。快斗和碧罗不得不紧靠着飞船,周围强大的电流

几乎要将他们烤化了。
热,热……
不能动,不能动了……
快斗和碧罗感到全身被麻痹了,浑身的知觉渐渐失去,渐渐失去……
最后一丝带着电流的热风擦过落冰的脸颊,她双瞳蒙上的那一层薄冰,已被溶化,成为一滴一滴晶莹的泪珠,挂在腮边……
对,我复仇了。
七情六欲,爱恨情仇。
但,就算我把我的灵魂出卖给地狱,也无法换回哥哥的生命。
十几年来那个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却是用他的生命换回我的生命的人。
一切,值吗?
你不是雷亚,雷亚种族不会接受你。你不是雷伊,雷伊种族照样不会接受你。
一个被命运抛弃的人,完全有理由为自己而活下去。
因为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与你的生命相关。
因为一丝情,付出了一条命。
命,情。情,命。
请允许我叫你一次你的名字:落令。
从小到大,我有那么多可以叫你名字的机会,但,我都没有那么做。
“哥哥”这个称呼,代替了你的名字。
你听得到吗?
为时已晚。
命运不会回头,如果时光倒流一天,也许事情就不会这么凄惨。
木已成舟,一切,无法挽回。

第四十九章


朦朦胧胧有了点意识,快斗努力睁开了双眼。眼前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枯黑的树木与泥土,而落冰伫立在这一片荒芜之中,浑

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光辉,却是难耐的忧伤。
“落冰……”快斗朝落冰走去,“恭喜你。”
不知为什么,快斗说的报喜话像报丧。因为他没有感到一丝喜悦,反而感到一丝伤感。
“快斗……你说,我这样做,对吗?”落冰喃喃道。
“?!……”快斗有点不理解的看着她。
“哥哥永远回不来了……就算我把古伦杀一千遍,他也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快斗明白了刚才落冰难耐的忧伤。“这……毕竟,你为落令报了仇了。如果落令知道,他会很高兴的。”
“作为一个星球守护者并不应该感情用事,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啊……我怕以后我会因为一时冲动而犯下过错……”落冰脸上闪过

一丝复杂。
“落冰,就算不为了宇宙的存亡,那你就为了落令,学会成长。”快斗意味深长地说。
落冰抬起眼眸,看了他一眼,缓缓的笑。
快斗突然感到有点恍惚,这笑怎么这么熟悉?凡是他所见过的不屈不挠的王者,都拥有着这种笑。恩,或许落冰真的会成长为

一代王者呢。
“落冰?你们……”碧罗揉揉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们。
“啊咧,碧罗!开香槟撒花!送古伦大人升天!”快斗转变的贼快。
“啊?!”碧罗愣了一秒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依然冷漠的落冰,“恭……恭喜你啊,落冰。”
“恩……”落冰点点头,转身进入了飞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碧罗不解的看看她,又看看快斗。“纳尼?这是怎么回事?”
暗黑之堡:
“看来古伦死了呢……”威严不可摧的声音的主人似乎在沉思。
“……”晞魄一言不发,静待下文。
下一个挑战落冰的人,生还的机会不大。。那么如果两个人一起上呢?
静寂。
“晞魄,奇。你们两个,怎么样?”这句话写上去是问号,但说出来是句号甚至叹号。没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晞魄微微一屈膝,算是服从。“殿下,何时出动?”
“越快越好,明天一早你们就出发。我就不信我手下没有一个人打不败一个雷亚!”威严的声音此时浸满了愤怒 ,挟着一丝杀

气。
晞魄的眼睛中闪出残忍的异样光彩。他唯一的乐趣除了望月就是杀戮,和其它暗夜之堡的精灵一样,杀戮所带来的血腥,就是

他最大的快乐。
“奇,你听到了吗?”
奇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当着众人的面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冷傲孤独的背影。
“晞魄。”
“殿下。”
“他是你培养大的,那么他的命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晞魄嘴角勾起一丝复杂的笑。
“明白就好,明天的行动,记住万无一失。如果奇不肯服从,那么你可以随意操纵他的命运。”
“是。”
离开那个遍布着寒冷的杀气的殿堂,晞魄径直去找了奇。
“你为什么独自走了?”晞魄先发话。
“也许这还轮不到你来管。”
晞魄脸上闪过三种表情:第一秒是恼怒,第二秒是邪恶,第三秒又是平淡。“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要这样?”
“就算我说了,也无用。”奇不想多说一句话。
“殿下说了,你的命运由我来操纵。如果你想多活一些时日的话,就给我乖乖听话!”撇下这句话,晞魄的背影消失在远处。
奇倚在一棵枯死的老树下,苦笑漾在脸上:命运都是让别人来操纵,那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番外篇:命运的弃儿——落令
 

你一出生,便携带着雷亚的高贵与雷伊的坚韧。只可惜命运并不接受,因此,你的命运注定会不公平。
那个与你天天嬉闹的妹妹,也许是你生命中最陌生而又最重要的一个人。
有时你会远远注视着你的妹妹,恍惚间会产生一种错觉,一种血缘的错觉。只是这种错觉被那儿时的天真给抹去了。
对于曾经祖先的故事,感到朦胧而又陌生,完全没有那种本能的亲切感;而身旁的妹妹却忽闪着紫色的大眼睛,闪烁着奇异的

光芒。
那个陌生的星系……
那个陌生的星球……
那个陌生的世界……
在飞船上遥望那个遥远的星系,感觉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有一半的血缘是属于帕诺星系的,也不知道,自己终会被这个世界排

斥。
不怕呢,因为长大后自己至少可以免除孤寂,身旁有妹妹陪伴就够了。
直到得知长老的预言,直到他们的到来,直到自己懂得了什么叫做感情,直到知道了自己要承担起保护整个星球的责任。
虽然懂得了什么叫做感情,却不懂得如何珍惜。爱你的人必定会因为你的错失而受到伤害。当回眸学会珍惜的时候,是否会觉

得,为时已晚。
这样也好,与任何人,无牵无挂。
“哥哥,哥哥!……”紫瞳闪烁的奇异光彩,是那么的明亮,同样也是那么的令人痛彻心扉。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得知这本不该得知的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与她没有一丝血缘关系!
冰,你知道的,我要保护你,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银影的绚烂注定了你的死亡,不公的命运再次降临,血色的渲染无法洇透仇恨的火焰。面对眼前浑身上下都是绝望的邪恶的古

伦,意念控制几次是你的意志动摇。不可以啊!我还有最重要的人要保护!哪怕她与我没有血缘,哪怕连命运都排斥我!可是

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包围整个星球与宇宙。
“超——天——闪!”
瞬间即是永恒,成败在此一举。你是命运的弃儿吗?意念控制又一次“光临”了你,将你的意志一点点的瓦解。风飒飒的吹,

终于吹散了你的意志……也许吧,终究,还是被世界所抛弃了。
“哥哥……哥哥……”最后一次看紫瞳的主人,也是自己毕生最爱的人。对不起了,冰,我真的不能在保护你了。以后靠你自己

生存下去,答应我……答应我……
你的眼睛失去了光彩,你即便是强者也带着一丝天真,直到临死还没有悟出自己是一个命运的弃儿。也好吧,那么下辈子,不

要做一个混血儿,不要做一个命运的弃儿。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第五十章


放目极眺,尽是荒芜。
“把星球弄成这个样子,这就是星球的守护神?”晞魄不懈的撇撇嘴,对于落冰,他并不了解。
奇依然跟在晞魄身后沉默着,踩碎了地上的枯草,发出噼啪的响声。
“到了吗?”远处,一座蓝灰色的飞船映入晞魄的眼帘。
“那只雷亚在里面?”这是奇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废话。”晞魄瞪了他一眼,“按照殿下说的,赶尽杀绝吧!”
“那就行动!”等晞魄抬起眼,却只看到奇的一个背影。
“白浪滔天!”晞魄发出了威力不小的招数,却被引来的一阵电流几乎麻痹全身。
奇猛然回过头,眼神却是淡淡的:“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晞魄手肘撑地站了起来,望着四周的荒川,心底升起一丝疑惑:落冰呢?
“真希望你有事。”金影闪动,宛若天神的落冰已经立在他眼前,看见他,浅浅的皱了皱眉。“你是来找死的吗?”
“不要仗着属性相克就敢这么对我说话。”晞魄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几乎同时不远处的奇已经发动了攻击,“连空破!”
身影一动,略微挟风。“二打一?亏你们的首领想得出来,只怕你们两个还不及古伦一个!”落冰连看都没看奇,便向着被自

己克制【好吧和谐】的晞魄发动了攻击,”瞬雷天闪!“
“啊!”晞魄的速度显然不及落冰,被一道强劲的力量劈中了肩膀。“奇……快点……”晞魄捂住流血的伤口,体力瞬间被减去

了大半。
“飞龙破!”奇毫不客气的向落冰发动了攻击,却被一阵强大的水柱挡了回来。“噗,咳……谁?!”抬起头来,一只水龙赫然

呈立在他的眼前。
“水系的败类!御龙破!”晞魄不顾伤口的疼痛,从阿诺的上空直劈下来。只见那蓝色的尾巴一甩,只伤到了一小部分体力。
阿诺从容的转过头,看了晞魄一眼:“嚯?败类?这还轮不到你说!”说着一道高压水枪又是朝他喷射过去,携带着一股电流—

—落冰在同时发射了电击光束。
“水系的招数基本对我无用,落冰还‘多亏’了你啊。”晞魄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树干上,一丝鲜血顺着淡蓝色的皮肤流下来


“晞魄!”奇似乎忘记了晞魄对他的种种凌辱,毕竟是他把自己养大照顾大的。“碍手碍脚的!先干了你在说!”
“那你先问问我同不同意!!!”落冰挡在毫无防备的阿诺面前,被奇的飞龙破打伤了胳膊。
“你……”奇这才注意正面对着自己,一脸怒气的落冰。一瞬间莫名的感觉竟将他的战斗欲所淹没,直到那股强大的水柱朝他冲

过来将他激醒。“战斗中还会分神!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落冰一直等到奇反应过来才出手,奇的双臂交错遮挡在眼前,刃

尖光影闪,红到触目惊心的血顺着奇的手腕滴落了下来。瞬间,一脸的紧张被失血的苍白覆盖住。奇差点支持不住,刚刚的白

光刃差点划断他的手。
落冰停止了攻击,转头低声对阿诺说:“你回飞船,别让他们有机可乘捉碧罗和快斗当人质!快去!”
阿诺快速的点点头,转身向飞船跑去。
“你今天也是有来无回!”几乎悬命的晞魄挡在阿诺面前,一技浪打千击狠狠的打了过去,水蓝色的皮肤染上了彼岸的殷红。
“有来无回的是你!”阿诺双倍奉还了他对自己的伤害【被踹】,把晞魄打倒在地。
“咳……咳……”晞魄感到呼吸有些急促,却迟迟没有空气提供给他。意识模糊间,水蓝色的身影已经闪过他的身边。
“啊,晞魄!”奇转过身,再度被白光刃打伤了后背,喋血而出。不过一向倔强的奇是不会就这么轻易肯认输的,他躲过了落

冰的又一次攻击,并用流血的手腕还她一击飞龙破。“你……咳!”剩下的话湮没在鲜血中。奇的手腕刚刚流动过内力,引发的

疼痛差点使他支持不住。可他把目光投向倒在远处的晞魄,无助的倔强。
“强者即存,弱者则亡。”落冰冷笑了笑,“你不用管他,说实话两个人在一次并肩作战所牵挂的更多。”
“那,你的哥哥,也是弱者咯?”晞魄用最后的意志维持住了自己的生命,拖动艰难的步伐走到落冰面前,“说这句话的时候

,没想过他吗?”
“晞魄你……”奇急忙打断晞魄的话,因为他知道这样会惹怒落冰而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别挡了,我说的是实话,继续战斗

吧,直到你把我打死为止。”
落冰低着头,一言不发,没人能看清她的表情。
一刹那,奇竟然产生了一种不可抑止又拼命被他抑制下去的冲动,那就是:赎罪。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