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雨、淋淋;月、朦胧》1-10章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雨、淋淋;月、朦胧》1-10章

作者:      时间:2011-09-29 00:22:09
《雨、淋淋;月、朦胧》1-10章
作者:地虎侠归来 第一集:雨.淋淋,月.朦胧(序曲) 在这个精灵的世界上,精灵种族之间只要是一个系,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种族。电系有属于电系的种族,战斗系有属于战斗

作者:地虎侠归来

 

第一集:雨.淋淋,月.朦胧(序曲)

 

    在这个精灵的世界上,精灵种族之间只要是一个系,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种族。电系有属于电系的种族,战斗系有属于战斗系的种族…….我们的故事,竟是从这里开始!

    在荒废的赫尔卡星上,生存着电系的精灵种族们,他们被称为雷族。而我们电系的主人公,赫星王室家族的二公子雷伊,搠郢。

    那个夜晚,也是我们故事开始的地方。那天,蒙蒙细雨之下也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朦胧的月,那个夜晚是如此的神奇啊。赫尔卡星的晚上,总是那么的美丽,坐在海边的石头上,感受着清爽的海风吹拂,一切总是那么美妙的。

    可是那个夜晚,却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只要过了那个夜晚,一切都要改变了。五个身影默默地坐在海边,这竟是最后一个和谐的夜晚,只要到了明天……

    水面上倒影这五个身影,形影不离……

 

…………

    清风摇曳,身影相依。

    不堪明日,血染黄泉……

    种族之间的决斗从明日开始,在宫廷之上,王室政权和种族征战,太多太多的战斗了

    真正的战斗从现在开始!

第二集:王室.寂寞

 

    搠郢站在窗台上,看着海滩。

    原本平静的海滩上,此时此刻却人山人海。今天是征战之日,而战斗的直接对象,便是战斗族。今天开始,条约打破了,为何原本的和平消失了?这真是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独自一人走下共点,踏上赫尔卡星的土地。从昨夜已过,或许就再也见不到影袭,踏浪他们了。为什么?在大家的眼中领地与荣誉永远比和平与友谊重要许多吗?

    漫无目的的步行在后花园里,心情乱麻。听到父王高声呵斥于整齐的踏步声,真想一头撞死墙上。富丽堂皇的花园边可以看到海,海的寂静如同自己的心情一般的寂寞……

    花园盛世美丽,一朵朵花儿在钻石打磨而成的喷泉池边竞相开放,地板是这里独有的石板,盖着早已荒废的星球添了一丝生机。但,却无心观赏,内心的寂寞……

    沫然从后门走了进来,轻轻拍了拍搠郢的肩膀,搠郢猛然回头,看到沫然站在那里。”沫然,什么事情?”

    开战了,哥哥。”沫然吞吞吐吐的回答,顿了顿,”父王叫我让你过去。”

    宫廷中的寂寞,使心不能再平静:”那么影袭在吗?”

    “当然,我看到影袭哥哥了。”沫然淡然的说,”父王说在这里战斗主要是因为电系精灵可以产生特殊的超级磁场干扰对手。”

    搠郢大惊,猛撤下厚重的宫廷礼服,冲了出去:”影袭,等我!”

 

…………

    平原上,两对早已厮杀起来,站在高台上,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影袭满身血色和那充满血色的眼睛充满了无限的愤怒,燃起的怒火足以毁灭整个星球。

    电族见搠郢来了,高呼:”万岁!”

    战斗族为首的盖亚怒吼着:”他们终于请王子出来了啊,抓住那个雷伊!重重有赏!”“冲啊!”战斗族的精灵们号呼一声,潮水般的冲了上去。影袭愣住了,眼中闪过一丝丝的不舍,抹下一滴泪,还是冲了上去。

    战斗系精灵们丝毫没有动摇,依旧战斗着……

    搠郢看到影袭被四面围住的情景,再也忍不住了,毕竟曾是他的朋友!宁可出卖尊严也不能出卖友情!情况危急,搠郢推开身边的父王,冲了出去:”影袭!”

    “那只雷伊是不是疯了,救我们的同伴!”“叛徒,叛徒!”两种不同的声音响彻云霄,搠郢丝毫没有理会,推开了身边的同类,把影袭救了出来。

    “影袭……”搠郢高兴地说了声,而却没注意到影袭表情在变化。

    影袭出了‘石破天惊’把搠郢打开,望着他。

    “影袭,为什么?”搠郢不解的问。

    “因为我是你的敌人。”影袭淡淡的回答,摆出了作战的架势……

第三集:友情,因何而生,为何而灭?

 

    “影袭,别开玩笑了。”搠郢对着冷若冰山的影袭说道。

    影袭闭上眼,心中更为不舍万千,与搠郢相识的场景一面面上演,可是傻搠郢,你为什么那么天真呢?

    “我,从今往后。”影袭盯着搠郢的眼,说,”我要与你绝交!”

    “什么?”搠郢哭了,为什么一切变得这么的突然?昨天形影不离的伙伴怎么今天就变成了仇人?

    “别逼我,石破天惊!”影袭不在敢对视搠郢的眼睛,侧过头来尽力踢过去。

    搠郢没有躲开这致命的一击,被击中了。”白光刃。”搠郢断断续续的发力出招,影袭在闪身时瞬间感受到了气刃的威力,并不强。”天真的傻瓜。”影袭淡淡地说。

    战斗系的精灵们喜笑颜开,咧嘴看着眼前这个雷伊,狂笑不止。”呵呵,真是个废物,废物。”为首的盖亚掩着嘴偷偷地笑。

    什么是友情?友情,究竟因何而生,为何而灭?

    “你,我恨你!”搠郢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好心的救助却招来不用的嬉笑,这样子的朋友有什么用!猛地冲了上去,大喊道,”顺雷天闪!”

    影袭虽然闪到一边,但是波及到了一些,退了几步。抬起头来,望着搠郢。

    影袭冲着搠郢出了招日月皆伤,就在冲到搠郢身边时,将一张纸条硬塞紧他的手里,假装失手,回过头悠然的走回为首的盖亚身旁。

    搠郢也是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战场上。

    影袭望着天边,心中仁就放不下搠郢,那个把友情看得太重太重的傻瓜……

    而当搠郢站在天边一角时,心中装的也都是影袭,撤开了那张纸:

    搠郢,你这个傻瓜!

第四集《墨影——神秘杀手》 (介个,一点点来,大人催啊0)

 

    电、战斗组大战,许多种族闻声而来,水族就是支援战斗族的。

    这天,水族宫殿里。远古鱼龙的公主踏浪秘密召见了一只盖亚。

    “进来。”踏浪慢悠悠的说。闻声走进一只盖亚,盖亚一脸的阴沉,双眼血红。

    “你就是那位杀手吧,怎么称呼?”盖亚缓缓抬起头,漫不经心地望了他浪一眼,随口答道;

    “墨影。”

    踏浪好奇的望了他一眼,问:”刺杀一个人。”

    “谁?”墨影这时倒是饶有兴趣了。

    踏浪将一张图递给他,说:”消灭她。”

    墨影接过图,淡然的说:”是阿克希亚吧。怎么了,有仇。”

    “我只要你杀了她,废话怎么这么多!”踏浪急了,站了起来,瞪着墨影,墨影双眼深邃得如空洞般,令踏浪陡然一惊。

    墨影转过身去,准备离去:”我们作为杀手,谁然是为了杀人,但是这样子不明不白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告诉我为什么。”

    踏浪坐了下来,说道:”你不知道吗?这个人,她是我的情敌!她爱搠郢,而我只能做旁观者,我不干!”

    ......墨影无语了:”只为了这种事情?”心想:这个人真是无理取闹。

    “好啦,只要你杀了她,顺手也杀了搠郢的妹妹,给你记功一筹!”

    “平常是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个嘛.....”好吧。我答应你。”墨影闪身走了。只留下踏浪阴险的笑。

    “哼哼,你还想再跟搠郢在一起?只要我们帮战斗族取了胜,搠郢肯定就是我的了。”踏浪狡猾的一笑,找了一个宫女,写了一张字:”把这个给盖亚族族长,让他给墨影记功吧。”

    “哦。”

第五章:神秘驾到者

 

电系,大殿里。

兰霖和沫然相依相随在一起,她俩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电与冰族也是很要好的种族。

“兰霖,又开战了。”沫然指着窗外扬起的阵阵尘土,又是一阵喊杀声。

兰霖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说道:”没办法,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我还是怀念那个朦胧的夜。”

沫然‘哦’了声,想起那天种族大会上的情景:神秘的赛尔出现打破了因有的平静,之后一团糟。各族就顿时分裂了,战争继续弥漫在这片大地上了;”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战斗而存活的!”那句话始终映在心头,都是那个赛尔,始终也无法忘记他那丑恶的嘴脸!

“啊!”身后传来一阵惊叫,沫然飞快的回头去,一直双眸血红色的盖亚手上持一把泛着微微寒光的匕首,劫持住了兰霖。兰霖拼劲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放开她!”沫然抽出护身的剑,指着那只盖亚,问,”你想对兰霖怎样?”

墨影轻蔑的笑了笑,把匕首在往兰霖脖子上又进一步,看到了划出了一丝淡淡的血。沫然的剑掉在了地上,失去了控制般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墨影笑了笑:”这就对了。”说吧就把匕首往下捅。

这时,一道气刃闪过,匕首被打碎了。墨影望了望,呆住了,下意识的喊了声:”你是谁?”

在空中传来了那个声音:”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不要乱碰沫然和她的朋友。”

 “你究竟是谁?”墨影嘶声力竭的朝那个方向喊去。

一个幻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幻影,很朦胧......

“本人在的地方就不允许有不正当的事情发生。有人拜托我照顾我宿命中该守护的人,那个受守护人就是沫然!”

“石破天惊!”墨影朝那个地方打了过去,空了。

这时起了风暴围绕住了这房间,断断续续的响起了那个声音,”袭爪...飞...龙脚!”

“嘭!”巨大的爆炸声扩散开去,刹那时,就唯独剩下了寂静......

烟尘散去,兰霖睁开眼时,沫然不见了!其他人也无影无踪了.....

痛,好痛......

“喂,兰霖,怎么了?”搠郢闻声而来,看见倒在地上的兰霖,焦急的抱起她,问。(众:没良心的,都不管你妹妹去哪了!)

“大家,不见了......”

第六章:伊肯的宿命


 

沫然醒了过来时,发现自己倒在一个洞里,一个光线昏暗且潮湿的山洞。
沫然走下床,想离开这里,地太滑了,摔倒在泥泞的地上,厚重的礼服上就全沾满了黏糊糊的烂泥,沫然想哭哭不出来,干脆就一屁股坐在泥地上了。

“沫然......”一个声音传来,吓了沫然一跳,”鬼呀!”
......那个幻影飘了出来。

“真是个鬼呀!救命啊!”沫然蹬的站了起来。

“我不是鬼......”伊肯很无辜的现了形.
沫然指着他,很凶的问:”不是鬼抓我干吗!”

.....伊肯彻彻底底的无语了”是鬼就一定要抓你吗?”

“没错”沫然还理直气壮起来了,但是她突然间又问:”这里到底是哪里?”

伊肯见她终于不发傻了,才说:”这里是爱迪星的山洞。我带你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你的过去的。而我又是什么?”

“你爱是什么是什么。”沫然对他的态度很冷漠。伊肯无视那个疯子继续说:”你难道真的不记得了吗?好好想想。在十年前,尼古尔星发生的一切你真的不记得了吗?那曲《血夜颂》......”

伊肯说完就掏出笛子,吹奏了拿去《血夜颂》为什么?一切都那么昏暗?

“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爸爸妈妈!”沫然突然见忘记一切,失声痛哭,”爸爸妈妈,为什么?问什么要这样!可恶!妈妈!别抛弃我!”

{沫然,快逃}
{不要,不要离开我,妈妈。}
{乖,伊肯会跟着你的,以后只要吹起这只笛子,伊肯就回来找你的。}
{我不要听这个!妈妈,爸爸呢?}
{爸爸,他会在遥远的天国看着你的,记住,无论如何,都要找的伊肯,他是你的亲哥哥,是血脉相连的哥哥啊!}

 

沫然的眼睛湿润了,哭着掏出了那支笛子,看着伊肯,又看看自己,简直不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

“爸爸妈妈呢?难道搠郢不是我的哥哥吗?我不是......”沫然问。

伊肯叹口气,说:”那时敌人追杀很紧,为了不让你死,我把你交到了我的朋友搠郢那,摆脱他把你抚养成人,现在我的使命完成了,我要接你回到尼古尔星去生活了。”

真的吗?难道搠郢不是我的哥哥吗?沫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一头撞到墙上去,血流了出来,染红了她的脸......

第七章:我们一起回到尼古尔!

 

这天,沫然的心情是说不清的,杂乱的,糊糊的......

今天,要和伊肯一起回到尼古尔星去了.虽然,自己十分不舍,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今天起的很早,风轻轻吹拂着我的面颊,感到前所未有的伤感呢。

“沫然。”搠郢一大早就赶来了。

“搠郢,我还能叫你哥哥吗?”沫然问。

搠郢抱歉地笑了笑,说:“当让可以,你还怎么叫怎么叫。”

“真的?”沫然大喜,“搠郢哥哥,我问你,兰霖怎么样了?”

“啊?她呀。没事。”搠郢玩世不恭的笑了笑,伊肯站在洞口静静地看着这两只精灵谈话,不免的觉得又有些吃醋了,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谁叫沫然这个小家伙和搠郢已经生活了那么久了?

伊肯走了出来,说:“喂,搠郢,这几年谢谢你对我妹妹的照顾,感激不尽。”

“也没什么。”搠郢耸了耸肩。沫然突然问:“那我是怎么进入王室的呢?”

“啊哈,你家本来和王室就有关系,作为伊肯的死党这点事也没什么吗,是不是?伊肯。”

伊肯脸红了,淡淡的说:“因该因该。”

这时远方传来一阵呼喊:“沫然,沫然!”

“是?”沫然踮起脚尖远眺,尖叫起来,“踏浪,兰霖还有影袭!”

影袭停了下了,气喘吁吁的说:“听说你要走了,我们一起来看你。”“就是就是,以后要向我们呢!”兰霖说,踏浪也不断符合。

“谢谢大家。”沫然笑了笑,对伊肯说,“哥哥,时间差不多,该走了。”

“也是。”伊肯望了望天际,“走吧。”

“还有一件事我想说。”沫然欲言又止,不久才说,“我走了,希望精灵界以后能够和平,不在战争,好吗?”

大家沉默了,搠郢点点头,影袭也点点头。

沫然转过身去,伸出手来:“祝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大家伸出手:“万岁!”
———————————————————————————————————

沫然和伊肯踏上了一个赛尔的飞行器,缓缓上了天,最后消失在了大家的眼中,回到了尼古尔星。
“保重”

第八集:被误解的搠郢

 

搠郢告别了沫然,痴呆的站在窗边,想到再也见不到沫然了,心中感到万分悲伤。虽然说沫然不是自己的妹妹,但是无论如何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了吧。哎,有什么用呢?毕竟沫然是伊肯的妹妹......

兰霖悄悄地走了进来,问:“搠郢,还在想沫然啊。”

搠郢转过头,说:“那又能怎么样?上回那次不是为了救影袭吗?父王说不让我在战场上了呗,也好也好。”

兰霖看到自娱自乐的搠郢,不由得一笑,说:“告诉你一件事,听了别撞墙。”

“哦?”搠郢转过头来,“什么事情?”

“你父亲叫你赶快过去,说是讨论你上次事情很严重。”兰霖严肃的说。

搠郢的脸猛的暗了下来,大喊:“什么?!”

“没办法了。搠郢王子。”这时一排卫兵一拥而上团团把搠郢围起来,带走。

 

大厅...................................................................

“喂喂,我说,我会走!”搠郢烦人的甩开了卫兵,一个人走,“我又不是不认路!”

门推开,父王一脸阴沉的坐在大殿上。“搠郢!”

“干..干什么?”搠郢支支吾吾的说。

一阵诡异的气息弥漫,搠郢倒吸一口凉气,反正他是绝对不认为会好到哪里去,只要不死的很难看就好了。

父王使了个眼色,问:“上次怎么回事!”

“那是影袭啊?”

“没问你这个!我问你为什么救他!”

“他是我朋友呗。”搠郢不满的撇撇嘴。

“放肆!”父王拍案而起(哪里来的案?),指着搠郢大吼,“放肆,你是电族人,我们跟战斗族是死敌!你以前跟影袭完就算了,现在都是么时候了?你还这么懒懒散散!像你这样,以后我还报什么希望?电族就前功尽弃了!废物!”

搠郢声音又说越小:“我又不指望接位。”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我问你,你究竟是不是叛徒!”父王的声音简直是可以毁灭一个星球了。

“什么?你说我是叛徒!”搠郢这人是绝对的宁可没面子也要换自尊的人,这回他也不管自己是身处祸害了,反驳道,“证据,证据呢!”

“就凭你那次的表现!就可以说你是叛徒!还敢废话!压下去斩了!”

“苍天啊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但是赫尔卡星有黄河吗?)”搠郢啪的坐了下去。

一位雷光兽走了上来:“莫急莫急嘛。”

父王轻蔑的望了搠郢一眼:“真是的,你怎么就把友情看得比命还重呢?真是个白痴!带下去将就进狱!”
一排卫兵又走了上来,搠郢一把推开,自己朝门外走了过去,影袭,现在你又怎么样了呢?

第九章:惊天秘密

 

搠郢无聊的靠在墙边,哼着歌。能怎么样?反正闲也是闲着,就哼歌吧!

这时门外被进经来一个精灵,也是雷伊。但是怎么又些眼熟?

那只精灵和自己关在一起,听那喘息声,肯定是严刑拷打下才这样的。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搠郢小心翼翼的爬了过去,想看看伤在那里,结果从他怀里丢下一个勋章和一张照片。那个勋章闪动着耀眼的光芒,那不是只有族里贡献最大的人才有资格拥有的吗?不敢想,只把照片打量了几眼,发黄了,但是照片上的人影还很清楚,凑近一看,吓了一跳:“那不是沫然吗?”

照片上那个身影,居然是沫然!怎么可能,那只雷伊怎么会有沫然的照片?难道是?不可能!沫然的爸爸不是死掉了吗?那么,他又是谁?

“你在想什么呢?”一个的声音响起,搠郢吓了一跳。

“你究竟是谁?”搠郢鼓起勇气回过头问。

“呵呵。”他笑了笑,“我叫轩宇,曾经是电族的大将领。”

搠郢迷茫的问:“既然是将领,为什么论落到如此地步?”
轩宇摇了摇头:“哎,谁知道利益迷惑了当经的双眼啊。”

“我爸爸?”搠郢问。

轩宇连忙抬起头,问:“你是?”“电族的王子而已拉,我叫搠郢,其实我觉得我跟别人没什么两样,我讨厌权力。但是你怎么会有沫然的照片?”

轩宇眼里一亮,小声的说:“我是沫然的爸爸。”

什么!这,搠郢不敢相信

第十集:劫狱

 

“听说了没有?搠郢进监狱了。”

“知道了,太好了!哈哈哈哈!”
影袭在门外听到了父王的谈话声,吓了一跳,什么,搠郢进监狱了!影袭连大气都不敢出,偷偷的趴在门口窃听。

“哈哈,还不是因为他救了您的儿子呢?您的儿子得救了,那个傻瓜还被误会了,哦,太棒了!”

什么!搠郢你!影袭回过头,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萌生了。

影袭跑到了水系大殿里,一头撞见了踏浪。踏浪并没有怪他,只是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搠郢,进监狱了!”

就这样,影袭找到了所有的朋友,目标:救出搠郢!

影袭和大家一起来到了尼古尔星,毕竟要找到沫然和伊肯。

正巧,沫然和伊肯今天正好在小溪边玩。

“啊,有事吗?”沫然看到大家,很高兴的问,但是没看到队伍里有搠郢的身影,感觉到了事情不对。“是不是搠郢出事了?”

兰霖很焦急的说:“当然,搠郢被抓经监狱了!”

“什么!”伊肯眉头一皱,“完蛋了,现在怎么办?”

影袭倒是没那么急:“我们一起去......”声音小了下来,顿了顿,才说:“一起去劫狱。”“什么?!”

 

……

夜晚,天黑得可怕,一切都在万籁俱静中,可是唯独......

“影袭,准备好了吗?”踏浪问一旁的影袭。

“没问题,相信我吧。”影袭说道。

兰霖警惕的望了望周边,小声的说:“不是不相信你的实力,而是这样森严的警备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实力。”“那就是蔑视我的实力啦。”影袭不爽的说。

……

影袭做了个手势,示意伊肯去吸引卫兵的注意力。伊肯会意,走了出去。

“喂,我说这两位大哥,累了不?我来帮你们。”伊肯笑了笑走过来。

两只天雷鼠互相望了一眼,其中一只说:“这里头可是有重要的犯人,跑了小弟就没命了。”“哼,别不识抬举,本人是搠郢的死党!”伊肯装出一副野蛮的样子说道。“但是,这...这里头的犯人就是搠郢王子啊,小..小的不敢..真的不敢冒犯。”

“鄙人就是要在这里站岗,怎么了?有人为你们站岗还不乐意?”伊肯没好气的说,转身准备离去。

“好,好啊。”两只天雷鼠一听,乐开了花。伊肯示意沫然走上来说:“本人是伊肯大哥的妹妹,跟我走吧。记住,千万不能乱说话,不要告诉父王哦。”“是是”两只天雷鼠色咪咪的答道。

“哼。极光刃。”沫然毫不留情的结果了他们的性命。“大伙,走吧。”

踏浪和兰霖在门口守着,伊肯,搠郢和沫然跑了进去。

 

……

监牢里,灯光很暗。

搠郢依旧悠然自得地哼着歌,根本没有怎么恐惧,毕竟这里清静,比外面好多了,还要听烦死人的话,还要天天在战场上和朋友拼个你死我活,还不如在这里独自享清闲呢。

轩宇倒是经常和搠郢聊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天轩宇都要被带出去,回来时就伤痕累累了。一想到这里,搠郢就十分愤怒。

“呜,好爽啊!睡觉睡觉。”搠郢靠在墙边看着外面的夜色美景,自言自语起来。(众:搠郢疯了?坐牢也能很爽? 地虎:人家是坐牢坐疯了)

轩宇到总是漫不经心地望着门外。这时,影袭的面孔出现在门外,搠郢吓了一跳,猛地坐了起来。
“喂,我说搠郢。”影袭小小声的问。

搠郢揉了揉眼睛,感慨道:“上帝啊,不是梦啊,我的好哥们啊,你终于来了!”.......

“喂,我说,快点出来吧,我们把门开了。”伊肯悄悄的说。

搠郢看了看身旁的另一只熟睡的雷伊,对影袭和伊肯说:“打他拉走,他是沫然爸爸,轩宇。”

“好的。”伊肯走进牢房,把轩宇背了出来。

“走。”搠郢对两个人说了下,正准备走,却发现来不及了,四洲斗士电族的族人们,父王站在中间。

“糟糕,咱们的行动暴露了。”伊肯小声说。

“那是,兰霖,沫然和踏浪!”搠郢暗暗叹道,“大家快走,别管我!”

搠郢皱了皱眉头:“要死一起死,反正我们是朋友,你是因为我入狱的,所以我要救你出来!”

“笨蛋,快走啊!”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