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雨、淋淋;月、朦胧》11-20章

当前位置:首页 > 赛尔号 > 精灵故事

《雨、淋淋;月、朦胧》11-20章

作者:      时间:2011-09-29 00:26:07
《雨、淋淋;月、朦胧》11-20章
作者:地虎侠归来
第十一集:父女相认 沫然突然大吃一惊,呆呆地指着伊肯身后的雷伊。轩宇也看着沫然,呆住了。“你是?”沫然觉得他好眼熟啊,他究竟是?搠郢

 作者:地虎侠归来


第十一集:父女相认

 

沫然突然大吃一惊,呆呆地指着伊肯身后的雷伊。

轩宇也看着沫然,呆住了。

“你是?”沫然觉得他好眼熟啊,他究竟是?

搠郢叹了口气,说道:“那是你爸爸呀。”

沫然不可相信的大喊:“绝对不可能,爸爸,爸爸已经死了!”

搠郢补到:“他是你真正的爸爸吧!你记不起来了吗?”

“我是轩宇,是你爸爸啊!沫然,我的女儿!”轩宇着急地喊

爸爸,爸爸!他真是我爸爸吗?为什么,这么亲切?一切,啊,为什么?谁能告诉我!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沫然哭了。“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一面面往事浮现,沫然不得不回首.......

真的是,爸爸?

不,不是,不是说爸爸死了吗?

但是,怎么可能?好像还活着?真的是你吗?爸爸?好温暖的感觉啊..

“沫然,我的好女儿啊,我是你爸爸,轩宇啊。”

“爸爸,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吗?”沫然问。

轩宇叹了一口气,说:“这么久了,也难怪你都忘了,爸爸错了,爸爸没能去找你,沫然原谅我吧。”

此时此刻,何止为我们,大家都哭了,伟岸的父爱,如此的感人啊!

搠郢瞪了他的父亲一眼,问:“为什么一直不让他们家人团聚?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父王愣住了。

“确定吗?为什么,为什么让沫然悲伤了这么久?你还有没有良心啦!”搠郢大声的喊道,沫然扯了扯搠郢的衣服。

轩宇深情的望着沫然,问:“妈妈呢?妈妈怎样了?”

沫然望了望伊肯,伊肯叹了口气:“妈妈,死了。”

“孩子们,对不起你们了。苦了你们这么多年了,伊肯,对不起你。”

“没事”伊肯淡淡的

第十二章:精灵大会

(终于写这篇文章了啦,但是猫武士跟这个到底有什么关系吗......)

 

月圆之夜,搠郢悄悄地走出门,蹑手蹑脚的跟着一大队人马后面,偷偷摸摸的走着(众:搠郢当小偷去了吗?)

搠郢跟着人马来到了克洛斯星,走进了平原。原来是精灵大会现场啊,好壮观,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呢。

“喂,搠郢。”一熟悉的声音响起,搠郢回头一看,惊喜的叫了出来:“雁爪是你啊。”“你怎么来了?”雁爪问。搠郢不好意思的笑笑,对着雁爪的耳边说道:“偷偷跑来的,闲着无聊呗。”

.....

“现在怎么样啦,在火族过得好不好恩?”搠郢问。

“还好啦,我是来参加精灵大会的。”“什么?!”搠郢羡慕死了,作为一个学徒都有来得分,而作为王室的自己却没啥分,不干!

【插话:不是所有种族都一样的,比如说火族吧剧情内容就和猫武士一样吧,哎......我能再说一句吗?赛尔文到底和猫武士哪里像了?】

“羡慕死你了......”搠郢瞟了瞟雁爪一眼,挥挥手走去,他想看看影袭他们有没有在。

“喂,搠郢!”雁爪望了望搠郢的身影,喊道。

“哈哈,哈哈。”搠郢好奇的看了看,原来是银爪和雪爪啊,兰霖经常提她们。

“喂喂,搠郢!”搠郢回过头,原来是影袭他们啊。

搠郢叹了口气,问:“你怎么来的啊?”“还能怎样?偷跑来的。”

.......搠郢差点晕死。

“呀,开始了耶。”影袭好奇的望了望前方,族长们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望而生畏啊。那天自己也能来呢?

期望这天不要太远吧!也许,将来?自己也能这样站在这里!

“搠郢想啥呢?”影袭从来没有见到乐观过头的搠郢如此的沉闷。

搠郢抬起头来,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呆呆的望着天,将来,自已一定也要他上哪里!一定!

第十三章:谋权篡位

 

搠郢站在那里,懒懒的爽了个懒腰。

“喂,你知道吗?听说战斗族族长亦昂死了。”一只天雷鼠缓缓走过门前,和一只西撒琉拉谈论着。

什么?亦昂死了?那么影袭.......

“听说是被暗杀的恩。”

“就是就是,一定是影袭干的。”

“那个家伙,不安好心的,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下得了手。”

“哼哼,一定就是为了王位的事情。”

“卑鄙。”

.......

怎么会这样!影袭,真的是你的事情!不会吧,可是......

搠郢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往尼古尔星跑去,要找的伊肯和沫然!

跑到那里时,为时已晚了,并没有见到伊肯的影子,而是一地的血迹,怎么回事,谁来过了吗?

难道,是影袭吗?不可能,这是他最好的朋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样子的,莫非.....

“哈哈,搠郢,你果然中计了啊。”影袭稳稳当当的站在搠郢面前,略带寒意的微笑,很不自然。

搠郢望了望影袭:“难道真是你做的?是你谋权篡位?”

“废话,那还有谁?”影袭不耐烦地说,“父亲太窝囊了,决定半天还要深思熟虑,麻烦死了,从今以后,所有都是我的天下了!”

“你别太狂妄自大了!”

“自大?哼,有本领才有的自大!像你这样的懦夫,杀了算了。”影袭轻蔑的嘲笑道,望了望身旁的墨影,“把伊肯带出来。”

“你,放了伊肯!”搠郢瞪着影袭那张邪恶的脸,咽了一口口水,愤怒的说道。

影袭瞟了瞟搠郢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浅笑:“别再自不量力了,告诉你,只要打垮了电族,这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你,我果然交错朋友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搠郢几乎把所有能骂人的话都放上了,影袭依旧无动于衷,只是一直笑着,没有规律的笑,那么恐怖......

影袭这时才抬起头,慢慢的说:“你,依旧还是个幼稚的小家伙。”

那双眼睛,除了血色,还透着隐隐约约的黑色,那双眼睛,怎么这么......

第十四集:我没你这个朋友了,决一死战吧!

 

“我没你这个朋友!”搠郢看到了影袭胸前的那个标志——海盗的徽章。

“绝对不会有你这个朋友!你才是懦夫呢!投靠海盗,作为精灵的自尊哪里去了!”

影袭漫不经心的望了望那个徽章,说出了惊人的话:“那又怎么样?我为生存,我为荣誉,我为自己,我宁为选择这种出卖自尊的事情!我要的只有领地,我要的就是至高无上的......”

“顺雷天闪!”搠郢懒得再听他解释,直接发出了强烈的顺雷天闪,致命的一击,影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中了。半跪在地上轻轻的咳嗽。

“懒得听你胡言乱语了,我没有你在个朋友了,决一死战吧!”

影袭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石破天惊!”

搠郢闪到一边去,但还是没有躲过一点,还是被击中了。

“雷神天明闪!”

“石破天惊!”

“雷神觉醒!”

“返璞归真。”

“闪电斗气。”

几个回合下来,大伤元气了,搠郢的攻击力差影袭一点点,搠郢半跪着喘着粗气,影袭也是半跪着,但明显好一些。

“你,无论如何我也要杀了你这个叛徒!”

“别说风凉话了,就凭你那一点点体力?”

搠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艰难的举起手,“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就不允许帕诺星系和其他星系受的威胁!这是我们生长的地方,所有精灵都知道维护这里的和平,而你是个叛徒!我要杀了你!只要我还有力气,即使我只剩下一滴血了......”

“雷神天明闪!”

第十五集:只为了守护这里

 

“雷神天明闪!”搠郢在此喊出了那个名字,但是威力小了许多。

影袭很灵巧地躲过这个攻击,一致阵阵的望着搠郢,那种眼神,好像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你还要继续战斗吗?”影袭问。

搠郢慢慢的说:“还能怎样?即使我死了也在所不惜,我要消灭你这个叛徒,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即使在这里丧命也在所不惜?”影袭面对着面前的那个搠郢,好像他在也补是那个傻乎乎的搠郢了,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没错。”搠郢笑了笑,同样也是那种轻蔑的笑,但是却很正直,“即使我去死。因为海盗是祸害!你投靠了海盗即使你是我在好的朋友,一律格杀勿论!就是因为我们出生在这片土地上,我们要守护这片土地的和平!我们不允许海盗作乱!”

“那么,你去见鬼吧!”影袭万般无奈的朝搠郢看了一眼,“石破天惊!”

“顺雷天闪!”搠郢想都不想就扑了上去。

两道光芒碰撞在一起,长生了一股强大的气流,金光的能量忽隐忽现,在一声巨响之后,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响起来了,即使是‘滋滋’的微弱电流声都再也听不到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一切,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谁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

没有......

只剩下风微微吹响,叶子沙沙的伴奏声,水流潺潺流过,血,只是染红了草地,什么味道,一股腥味。
影袭回过头去看到了兰霖,踏浪,雁爪,沫然,银爪和雪爪呆呆的站在了一边,泪光闪闪的眼里充满了鄙视和仇恨。

“影袭,你这个混蛋!”踏浪大吼道,“让你看看本小姐的威风,让你杀了搠郢!远古审判!”

兰霖怒目直视着影袭,和沫然等人对视了一眼。“极冰风暴”“烈焰滑行””顺雷天闪”......
影袭飞快的闪过,“别逼我,日月皆伤!”

“闪!”伊肯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补上了一句,“袭爪飞龙脚!”

“嘭”——————声音在一次响起了,一声强烈的爆炸产生的气震把大家震飞了几米远。

兰霖这时看到了搠郢的尸体倒在了一条河边,帅气的面庞却满面是血,含笑的合上了双眼,“搠郢,不要走!我是爱你的,求求你,你回来吧!”

搠郢再也听不到了吗?兰霖无法想象,兰霖一直在坚守着那个信念,一定要和搠郢在一起,一定要和搠郢在一起!可是现在,生死两别了,再也见不到搠郢了......

“搠郢是为了守护这里才死去的,我要用你的命去换搠郢的命!”兰霖猛的站了起来,流下了血泪,仇视着影袭,撕心裂肺的喊道,“我要你去死!”

第十六集:地狱的哭泣

 

“我在哪里?这里是地狱吗?

我前世哪里不对?为何一身光明磊落,却最后变成到了地狱?

为什么为什么?

我究竟哪里不对?”

 

“喂,我说那个新来的,去报到!”面前出现了一个小鬼,凶神恶煞。

“报道,地狱还需要报道吗?”搠郢无解的问。

“那是当然。”

搠郢走到了一个地方。“你是谁?”“搠郢。”

“那的省份。”

“赫尔卡星王子”

“让你看看你的前世吧。”

“什么?”搠郢惊讶的看着墙面,一幅幅画面闪过。

那个鬼影把搠郢带到了一个地方,说道:“你可以投胎转世了,只要喝下这碗汤。”

孟婆汤,我许忘记世间一切吗?不要不要,我还要等待兰霖她们,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搠郢摇了摇头,说:“我不要,我要再见到她们一面。”

“是你的情人吗?”鬼问道。

搠郢点了点头:“我要再见见他们。”

“你先等等吧,你在这附近休息,等到明天再来找你。”鬼,转身就走了。搠郢点了点头,回头走了。
在附近的一座空虚的城,搠郢看到一个灵魂,空洞的坐在门旁,轻声哭泣:“为什么,到怪我当初没有珍惜。”

搠郢走了过去,悄悄地问:“你是?”

那个灵魂抬起头,她是只阿尔比零。

“打扰你了吗?”那只阿尔比零问道。

“没事,你呢?”搠郢悄然回答。

阿尔比零面无表情:“我不应该用我的感情换取一生的荣誉,我是超能族的,我为了荣誉,放弃了感情,被人嫉妒迫杀而死的,我死的很冤枉,掌管生死的鬼混说我是枉死的,只有在这里找到了真情才能够和那个人一起返回世间。哎”

搠郢望着那只阿尔比零,叹了一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我已经忘记了,因为我出卖了自己的情感。”阿尔比零居然浅浅的一笑。

搠郢望着那只阿尔比零,轻声的说:“就叫你泪音吧。”

“好吧。”泪音没有再吱声,好久她才说,“你能帮助我回到世间去吗?”

搠郢看着泪音,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毕竟,我也要回去,我一定要见到兰霖她们。”
“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吧!”

第十六集:血色的冰

 

兰霖瞪着影袭的脸,硬生生地喊道:“我要你给我去死!”

一滴血色染红的泪,悄然而下。

血染红了眼眶,血液顺着眼眶流下,染红了脸,染红了全省。

“极冰风暴!”兰霖含泪扑了过去,全身呈现出血色的光芒,猛地将影袭扑到。

影袭翻身将兰霖一按,“末日宣告!”

“噗——”兰霖喷出了鲜血,染红了对面影袭的的脸。

“圣灵闪!”兰霖不甘示弱,凶猛地撞向影袭。影袭没有闪开,被击中了。

“还剩一点点血了,精神修复。”影袭掵起一抹笑,血刹那间满了。

“什么?冰封!”兰霖怒视着影袭,“极度冰点!”

伊肯到:“秒杀技能!”

影袭没有躲过,被击中了,血,扣完了。

“我要你去地狱找到搠郢,我要用你的灵魂换回搠郢得命!”兰霖满意的笑了笑,手上拿着一把匕首。

 

“勾魂镰!!”

沫然瞪大了眼,吃惊地说道:“兰霖,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那是掌管地狱生死轮回才用到的。”

“很意外吧。”兰霖闭上了眼睛,嘴角抹起一抹,不知为何的浅笑,“只要是冰族能够启动浴血状态的精

,都能获得这玩意,这是我的骄傲!”

影袭惊呆的望着泛着寒光的勾魂镰,心,冻得僵了。

那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拥有这种东西?

那是装换生死的道具,如果真是那样子,地狱的鬼魂要和世间的灵魂颠倒!

他不可能完美的转换搠郢的灵魂,假设失败,世界必将颠倒!

伊肯指着那镰刀,慌忙大叫:“兰霖,别犯傻!你为何不想想后果?”

“后果?”兰霖轻蔑的自嘲,“没有后果,我只要杀了影袭换回搠郢!!”

兰霖的冰蓝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鲜血,死亡的颜色。

“太...太出人....意料了吧!”踏浪望着失去理智的兰霖,倒吸一口凉气。

兰霖的眼神空洞,面无表情。

她举起勾魂镰,望着天,默默地喊道:“生与死的契约从现在启动!”

天空渐渐暗了下来,血一般的颜色......

“我要用影袭的命换远在地狱之下的搠郢!”

雷声大作,倾盆大雨......

“源于死去的亡灵共同见证这一伟大的奇迹!我要搠郢回到人间!”

“天哪,这还能叫伟大的奇迹?命都快没了......”踏浪欲哭无泪的说。

“死亡,重生......”兰霖渐渐缓了下来,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结界,巨大的漩涡,“让原本已经离去的灵魂重生吧!”

“不,不要!”沫然死死的拽住兰霖手里的勾魂镰,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弹飞,沫然的手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刮痕,血涌了出来,溅在了镰刀上......

地下裂开一条缝隙,无数的亡灵涌了上来,就是没有看到搠郢,为什么?
当兰霖看到许多无辜的精灵贝斯往来下地狱,才怕了。

庆幸的是其他人有结界的保护,辛免于难。

“为什么!”

兰霖掉下了眼泪,地缝合上了,天也渐渐恢复......

为什么一切成了徒劳?兰霖昏了过去

第十七集:终于见到你

 

兰霖醒了过来,睁开了眼,一个曾让他疯狂的身影出现。

“搠郢!”兰霖猛地坐了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

搠郢傻笑着,说道:“傻孩子。”(众:搠郢很老吗?)

兰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搠郢见了,连忙闭嘴。

踏浪欣慰的说:“太好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事呢了!”

“以后千万别再这样当白痴了!”沫然也叹了口气,“幸好搠郢并没有真正死去,是一只阿尔比零和他一起回来了。”

“那,我。”兰霖支支吾吾的,“我是不是永远失去了那种能力?”

搠郢点了点头:“因为你哭泣了,所以说封印解除,你也失去了那种能力了。”

兰霖望着那把勾魂镰,现在在也不会泛光,而是像一把普通的生锈的铁镰刀。

真的是这样吗?

“哭吧,没事的。”沫然怕她哭,一直安慰道。

兰霖笑了笑,道:“没事的,反正终于能见到搠郢了。”

搠郢笑了笑,却不小心被故意恶搞的沫然一推,正正好好的吻到了兰霖!

 

KISS!(众:天啊!沫然太恶搞不行啊!)

“啊,哈哈......”搠郢的笑容很不自在。

兰霖乐开了花,一直在床上大喊:“哦,搠郢终于回来咯!”

望着那个傻傻的小家伙,憨憨的,就像是自己的妹妹。

虽然自己曾经感受过做哥哥保护妹妹的滋味,但是妹妹毕竟是伊肯的。

要是......

好了不想了。

第十八章:消息

 

搠郢和平常一样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喝茶,那是他的爱好。

“喂,知道不?影袭可能是被冤枉的。”

”为什么?”

“哈哈,我有证据!”“在哪?”

又是堪称‘狗仔队’的两只比比鼠在外面闹啊。

但是要用听听为什说是被冤枉的,搠郢又来了兴趣。

“知不知道?据报道说看到了海盗在战斗族领地上呢!”

“什么!”

“而且还有一只精灵无意中看到了.......”

“什么?”

一片寂静,搠郢好奇的趴在门旁听,一定有什么端倪,肯定影袭不可能那么不分清白。

“看到了海盗出现在影袭的房间里面,还插入了芯片!”

什么!搠郢忍不住了,猛地把门打开,也就意味着......

两只聊得津津有味的比比鼠猝不及防的被弹开,以很悲剧的姿势倒在了地上,颠倒过来,就像是倒立一样。

“雷,雷伊。哦不,大,大人,错了错了,是哪个,搠郢?哦,不不不不不,是伟大的雷伊大人搠郢,饶了我们吧!”两只比比鼠欲哭无泪的说。

搠郢叹了一口气:“这哪跟哪啊,告诉我影袭是怎么回事!”

两只比比对视一眼,又露出了很欠扁的表情:“不告诉你不告诉你。”

“风驰电掣”

“我错了我错了,讲就是了。”一只比比摸了摸头,悄悄的说。

“据情报分析,有人看到了海盗大将进入影袭的房间,给他插入了一个芯片,还给他输入了程序,还有......”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再重复一遍!”

“据情报分析,有人看到了海盗大将进入影袭的房间,给他插入了一个芯片,还给他输入了程序,还有......”果然有重复一遍......

的确,看来自己没猜错,不是影袭有问题,而是问题出在海盗身上!

搠郢按耐不住了,跑了出去,要求证!

第十九集:参战

 

搠郢迈开了这一生从没那么大的步伐,跑出了这一生最快的速度,冲向战斗系的领地。(PS:这里猫武士的迷们肯定要说些什么了)

“喂,搠郢。”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

搠郢回过头,原来是雪爪和银爪啊。

“你怎么也来了?”搠郢问。(PS:咋不理银爪呢?)

“这因该我问你才是的,你怎么也来了?”

嘿,这倒好。

“我是来看看影袭的,看看而已。”搠郢随口答道。

银爪来了兴趣了,拉了拉雪爪的手,激动地说:“我们也是来看影袭的是不是?”“喂喂,我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呢!”“那又怎么样?”“真的很重要,别胡闹成不成?改天我叫兰霖汇报你们很好,让你们成为武士成了吧。”

“随你便。”

(当我再一次想起雪鹰的那句话,我就心潮澎湃啊,我很不解,为什么赛尔文一定要和猫武士一样?麻烦雪鹰回答我)

不知何时,海盗已经站在我们身边了。

“啊哈,原来我们可爱的搠郢又再一次的跑到别人的领地里来了啊。”

“我是来看影袭的,影袭怎么了?”

海盗哼了一声,指了指天空。

‘石破天惊’冷不防的,搠郢被打中了。

“影袭!”三人大叫。

“看来果真是海盗的错。”搠郢瞟了一眼海盗,“顺雷天闪!”

雷,划破了天际,仿佛被扯裂一般的天空,轰的一声,一切又平静了下来。

影袭笑了笑站在那里:“你果然还是那么差劲。”

“起码比你投靠海盗强得多。”

“日月皆伤!”影袭先发制人的一招。

银爪和雪爪相互看了看:“撞击。”

“我说你们能不胡来吗?”影袭和搠郢异口同声的说道。

......

雷神天明...石破天惊

两道光影再一次猛烈的撞击在一起,掀起了一股莫测的气浪。

烟尘散尽之后,地面裂开,一片狼藉。

强大......

“看来不是办法呢。”搠郢默默的说。

影袭瞟了搠郢一眼,道:“去异空间决斗吧。”

搠郢连想都没有想就说:“可以啊。”(再次声明大家不要向搠郢这样没头没脑。)

哼,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血的教训,笨蛋。影袭边想嘴角边抹一笔抹毫无规律的浅笑,邪恶,太邪恶了。
当搠郢感到不对是,已经晚了。

“搠郢,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地!”

“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十集:异空间决战

 

(报告报告,我终于写到二十集了,PS:虽说我重来都是在本子上写文)

异空间......超能系领地。

因为海盗统治了整个超能系,所以自然而然的,这里成为了海盗的后背领域。

“搠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死期到了。”影袭的声音传来。

“你在哪里?”搠郢问。

“呵呵,在哪里?”影袭幽幽的说道,“很正确的问题,你死了我就告诉你。”

搠郢无奈的左闪右闪:“没有创意的回答。”

“那你就别死了,那更有创意。石破天惊!”

搠郢侧身,看到一道光猛的划过,0.01秒。

达到光速,惊呼完美!

“顺雷天闪!”搠郢生来不甘落后的倔脾气又犯了。

影袭出现了,淡淡的笑道:“原来你不过如此。”

“什么吗!”搠郢怔怔地站在那里,望着四方,一片空虚。

怎么办?

“日月皆伤,末日宣告!”

完蛋,自己只剩下三分一的血量了,不能再拖了。

对了,就这样办!

“雷祭!”搠郢闪到一旁对影袭攻击。

影袭轻巧的闪开:“你就这点能耐吗?”

“你中计了!”搠郢猛的俯冲下去,“风驰电掣!百分百先手技能!”

“糟了。”影袭想躲开,却被搠郢看透了弱点。“雷神天明闪!”

麻痹状态。天。

怎么回事!影袭不爽的嘟囔着。

“极光刃!”搠郢越战越勇,乘胜追击。一道电光,惨白的划过毫无生机的天空,最后在地面上爆开,卷

一阵猛烈的气流。

烟雾散尽,影袭的身影依旧站立在那里。也是三分一的血量。

“顺雷天闪!”“石破天惊!”

紫色和金色的光交融在了一起,分辨不出了。

“嘭!”又是一声强烈的爆炸声传来。

当影袭倒地的瞬间,搠郢才出现了。

满身的血迹,而那血迹都是影袭的。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